联系我们 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更多>>
我所律师成功帮助当事人代理【确认合同无效】一案!  我所律师成功帮助当事人...
我所成功帮助当事人代理【消除危险】一案!  我所成功帮助当事人代理...
我所律师成功为当事人代理【房屋买卖合同纠纷】一案!  我所律师成功为当事人代...
我所律师成功为当事人代理案件,得到当事人好评!获此锦旗一面。  我所律师成功为当事人代...
我所律师成功为当事人代理建筑工程合同纠纷,追回直接经济损失60余万元!  我所律师成功为当事人代...
 
法 律 顾 问
合 同 纠 纷
婚 姻 继 承
刑 事 辩 护
公 司 法 律
经 济 仲 裁
房地产业务
建 筑 工 程
金 融 证 券
民 事 讼 诉
劳动合同纠纷
医 疗 事 故
交 通 事 故
知 识 产 权
土 地 征 收
强 制 执 行
更多>>
 
  你现在的位置:国汉律师事务所 >> 新闻中心
   
 
 

反“网谣”司法解释出台后第一案宣判

 

     4月17日上午9时,备受关注的秦志晖(网名“秦火火”)诽谤、寻衅滋事一案在北京市朝阳区人民法院一审宣判。秦志晖犯诽谤罪被判处有期徒刑2年,犯寻衅滋事罪被判处有期徒刑1年6个月,数罪并罚决定执行有期徒刑3年。宣判后,被告人秦志晖当庭表示不上诉。据了解,秦志晖是自去年“两高”出台相关司法解释以来,首个获罪的网络造谣者。

  两罪并罚 依法从轻

  上午9时刚过,身着一身黑色运动服的秦志晖被带进法庭,他的目光搜寻到旁听席上的家属,随即露出了笑容。整个宣判过程大约持续了20多分钟。被带出法庭前,秦志晖的目光再次投向家属所在的位置。今天,秦志晖的母亲没有来到法庭现场。

  朝阳法院经审理查明, 2012年11月至2013年8月间,秦志晖分别使用“淮上秦火火”、“东土秦火火”等新浪微博账户,或捏造事实在信息网络上散布,或篡改不实信息在信息网络上散布,或明知系捏造的事实而在信息网络上散布,引发大量网民对杨澜、罗援等人的负面评价。在7•23甬温线动车事故善后处理期间,秦志晖发布虚假信息,称原铁道部向7•23甬温线动车事故中外籍遇难旅客支付3000万欧元高额赔偿金。该微博被转发11000次,引发大量网民对国家机关公信力的质疑。

  法院认为,秦志晖作为网络从业人员,对信息真实性不仅未尽到基本的核实义务,反而多次捏造、编造虚假事实,足以证明其主观上明知涉案信息的虚假性,客观上亦实施了捏造、编造虚假信息的行为。秦志晖在信息网络上捏造事实,诽谤他人,情节严重,且系诽谤多人,造成恶劣社会影响,其行为已构成诽谤罪;秦志晖在重大突发事件期间,在信息网络上编造、散布对国家机关产生不良影响的虚假信息,起哄闹事,造成公共秩序严重混乱,其行为已构成寻衅滋事罪。这两种罪名的行为特征各不相同,故需数罪并罚。

  在本案的量刑问题上,法院认为,秦志晖多次实施诽谤他人的行为,时间跨度长,涉及人数多,综合其行为事实、性质、情节及社会危害程度,本应对其从重处罚。但鉴于秦志晖归案后能如实供述所犯罪行,认罪悔罪态度较好,故对其依法予以从轻处罚。本案中,构成寻衅滋事罪的仅编造原铁道部信息一起事实,量刑不宜过重。

  综上,法院作出上述判决。

  法官释疑 公诉程序正当

  针对秦志晖的辩护人提出本案是否应当使用公诉程序的问题,法院作出解释。法院认为,本案中,秦志晖利用信息网络,分别诽谤杨澜等多名公民,其中三人的诽谤信息被转发次数均达到500次以上,依照《关于办理利用信息网络实施诽谤等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的相关规定,应认定为“情节严重”;关于张海迪的诽谤信息被转发次数虽未达到500次,但秦志晖系在一年内分别诽谤杨澜等多人,应对上述诽谤信息的被转发次数累计计算。据此,秦志晖诽谤杨澜等人的行为构成诽谤罪,且系诽谤多人并造成了恶劣的社会影响,应当适用公诉程序追究秦志晖所犯诽谤罪的刑事责任。

  对于秦志晖在7•23动车事故善后处理期间,编造政府机关天价赔偿外籍乘客的信息并在网络上散布一事,法院认为其不仅造成网络空间的混乱,也引发现实社会不明真相群众的不满,扰乱了政府机关的善后工作,足以认定其行为造成了公共秩序的严重混乱。

  法院就此案提醒网民,网络空间虽然有别于现实社会,但网络中人们的言行是具体的,这些言行是具有社会意义的。网络不是法外之地,凡是现实社会不能僭越的法律底线,网络世界同样也不能僭越。

  专家认为 本案适用罪名恰当

  记者随后就该案涉及到的相关问题采访到中国政法大学教授阮齐林,他认为,法院认定秦志晖犯诽谤罪、寻衅滋事罪的罪名是适当的。法院已经查明,秦志晖捏造的关于杨澜等人的事实是虚构的,并且损毁了他人人格和名誉,又通过网络加以传播,客观上降低了几个名人的社会评价,构成诽谤罪。阮其林指出,诽谤罪本身是一种古老的罪名,在网络时代,谣言散布的途径更加快捷,会造成更加严重的影响,因此需要对这种行为加以惩治。

  同时,阮其林认为,秦志晖在温甬动车事故过后散布谣言,该行为本身就很恶劣,客观上造成人心惶惶的结果,可以认为秦志晖的造谣生事,引起了不良的结果。根据去年两高发布的司法解释,按照寻衅滋事罪来追究秦志晖的法律责任,是有法可依的。

  对于该案适用公诉程序的问题,阮齐林谈到,虽然诽谤罪通常是自诉案件,公权力介入较少。但网络诽谤传播范围广,影响面大,损害后果相对比较严重,而这种情况下,个人维权难度很大,为此很多人选择忍气吞声、息事宁人。同时,网络诽谤考虑到网络空间的公共伦理道德问题,其不仅是一个单纯的私人问题。在这种情况下,国家认为有必要采取积极态度介入来对网络行为进行规范,故而最高人民法院和最高人民检察院去年出台了关于网络诽谤的司法解释,明确了哪些情况下公权力可以介入,故对于这种社会行为危害性较大的诽谤行为,公权力的介入也是正当合理的。

 

您可能感兴趣的文章:
暂时没有内容
   
上一篇: 刘汉自行辩护140分钟 称未组织领导黑社会犯罪 下一篇: 湖南双峰回应“红头文件求取保候审” 以后杜绝
   
 

国汉简介 | 联系我们 | 招贤纳士 | 友情链接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建国路93号万达广场8号楼2702室
联系电话:010-58203552  传真:010-58203582
版权所有:北京市国汉律师事务所   京ICP备1605772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