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 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更多>>
我所律师成功帮助当事人代理【确认合同无效】一案!  我所律师成功帮助当事人...
我所成功帮助当事人代理【消除危险】一案!  我所成功帮助当事人代理...
我所律师成功为当事人代理【房屋买卖合同纠纷】一案!  我所律师成功为当事人代...
我所律师成功为当事人代理案件,得到当事人好评!获此锦旗一面。  我所律师成功为当事人代...
我所律师成功为当事人代理建筑工程合同纠纷,追回直接经济损失60余万元!  我所律师成功为当事人代...
 
法 律 顾 问
合 同 纠 纷
婚 姻 继 承
刑 事 辩 护
公 司 法 律
经 济 仲 裁
房地产业务
建 筑 工 程
金 融 证 券
民 事 讼 诉
劳动合同纠纷
医 疗 事 故
交 通 事 故
知 识 产 权
土 地 征 收
强 制 执 行
更多>>
 
  你现在的位置:国汉律师事务所 >> 代理词精选
   
 
 

【广播电视播放合同纠纷案代理词】-涉案金额人民币1400万元

 

【案情提示】:本案是广播电视播放合同纠纷案件,国汉律师代理的一方为电视剧制作一方,被告方为地方电视台,案件争议焦点是双方签订的《节目播映权购买合同书》是否可以继续履行和河南某电视台是否构成根本违约。案件一审判决河南某电视台继续履行合同,支付西安某某公司节目播映权费用人民币630万元,并承担违约金人民币105万元,一审判决后原被告均提起了上诉。

 
尊敬的审判长、审判员:
北京市国汉律师事务所接受西安梦某某影视文化传播有限责任公司的委托,就其与河南某电视台(即是上诉人也是被上诉人,该电视台也提起了上诉)之间的广播电视播放合同纠纷一案,指派本律师出庭诉讼代理,本律师参加了庭审过程,现结合庭审及上诉双方的证据,根据法庭总结的焦点问题,发表以下代理意见:
 
一、上诉人与被上诉人之间签订的《节目播映权购买合同》合法有效,依法受法律保护。
上诉人与被上诉人于2012年4月27日签订了电视剧《雳剑》《节
目播映权购买合同》,该合同明确约定了双方的权利和义务,包括电视剧节目的集数、播映权转让范围、时限以及播映权费用和支付方式等,合同没有违反法律法规及政策的相关规定,依法成立并有效,应受法律保护。根据我国合同法第八条的规定,依法成立的合同,对当事人具有法律约束力。当事人应当按照约定履行自己的义务,不得擅自变更或者解除合同。依法成立的合同,受法律保护。
 
   二、本案的违约方应是被上诉人河南某电视台,上诉人西安某某公司依法履行了合同约定的全部义务,被上诉人没有履行支付节目播映权费用的义务,被上诉人构成违约,并且这种违约是根本性违约和先行违约,上诉人要求被上诉人履行合同并承担违约责任有法律依据和合同依据。
   合同签订后,上诉人依法向被上诉人交付了宣传画册、片花、DVD样盘、节目播映带等相关工作,并依约按时向被上诉人发出上星通知书等义务,上诉人全面履行了合同约定的义务。
   合同签订后,被上诉人的义务应是《节目播映权权购买合同》第三条约定之义务:即向上诉人支付每集350000元的节目播映权费用,自合同签署三十日内支付50%;自该剧首播之日起三十日内付清尾款50%,那么,由此可知被上诉人应在2012年5月27日前支付合同总价款的50%,合同总价款为人民币1400万元,50%为人民币700万元,也就是说支付该款项是被上诉人的合同约定首要义务,为被上诉人必须履行之义务,该义务在上诉人双方合同约定的权利义务中是居于第一位的义务,是被上诉人第一位要履行的义务,没有附加条件的义务。被上诉人如违反了本条合同约定的付款义务,就根本性的违反了双方之间的合同,就应承担违约责任。
   根据合同第六条第4款的约定,如被上诉人未按时支付节目费用,被上诉人构成违约,被上诉人应向上诉人支付合同总价30%的违约金,并有权要求被上诉人一次性支付本协议项下的全部费用。因此,上诉人要求被上诉人依约履行合同,承担违约金的诉求于法有据,于约有据。
 
   三、上诉人依约将电视剧《雳剑》节目播映带寄给了被上诉人,被上诉人并当庭出示了节目播映带,并承认是2013年1月份收到该节目播映带,由此可以证明上诉人履行了合同约定的义务。
被上诉人一方面承认收到节目播映带,一方面又否认寄出的时间,但同时又认可是2013年1月份收到的,被上诉人前后言行虽然矛盾,但可以肯定的一点是被上诉人于2013年1月份收到了上诉人交寄的节目播映带,而这个时间正是电视剧《雳剑》播映的月份,上诉人履行合同没有瑕疵,符合双方的合同约定。
   四、被上诉人以电视剧《雳剑》集数变动为由进行抗辩,并想以此为理由达到拒绝履行合同和承担违约责任之目的,这种抗辩是不能成立的,没有事实与法律依据。
   1、上诉人双方合同约定电视剧《雳剑》的集数是40集,但同时又约定以实际发行集数为准。由此可知,电视剧的集数并没有固定下来,是以实际发行为准的,包括收费也是按实际发行集数计算的。
   2、被上诉人提出上诉人于2013年1月6日将电视剧集数由34集变更为30集,导致其档期不能安排,不能播映了,于是就播映了其他的电视剧等,这种说法不管在事实上,还是从合同的角度都是没有依据的。
  首先,电视剧《雳剑》的许可证发行集数为38集,在上星前又删减到30集,这些集数的变化上诉人也不能控制,是由国家广电总局电视剧审查单位负责,甚至没有书面资料,对于上诉人而言,发行的集数越多利益就越大,收费也越多,因此,不存在上诉人故意减少集数的事宜,对广电总局行政单位的审查,上诉人不能控制,所以才在合同中约定以实际发行集数为准。
   实际上发行许可证上确定发行集数后,上诉人授权各上星电视台播映,根据《国家广播电影电视局总局令》第40号,即《电视剧审查管理规定》第三十一条的规定:电视台应当依照国家有关法律、法规、规章的规定播放电视剧,坚持播前审查和重播重审制度,并在每集的片首标明相应的发行许可证编号,在每集的片尾标明相应的制作许可证编号,制作机构和主创人的署名不得遗漏。根据该规定,上诉人将电视剧《雳剑》授权书和播放带交付给上星电视台,即使发行许可证的集数确定,但上星电视台在播放前还是要进行审查,审查后仍然面临集数的删减问题,本案中云南电视台和黑龙江电视台正是在播放前报审后,才出现了电视剧集数的减少,而不是上诉人实际能控制的,因此,被上诉人依据此电视剧集数的变动为由进行抗辩是没有事实与法律依据的,不能成为其不履行合同的合法理由。
   其次,从被上诉人一审和二审全部庭审陈述及提交的证据上看,被上诉人播映的所谓其他电视剧,即替换《雳剑》的电视剧也不是整整38集,也不是整整34集,其播映的《我的极品老妈》合同显示是30集,并且电视剧《我的极品老妈》是在2013年1月7号才和发行单位联系,1月18号才签订购买合同,在这短短的时间内都能安排播放,而上诉人的电视剧《雳剑》在1月6号就确定通知了被上诉人,包括集数和上星播映的时间等,因此,被上诉人以集数变动、档期不能安排等为由拒绝履行合同是不能成立的,与其实际上的档期安排没有关系,事实上也不影响其档期安排,所以被上诉人之抗辩没有事实依据和法律依据的。而事实是被上诉人以找出各种不能自圆其说的理由来说明其没有履行合同的原因,但无一个证据能支持其观点,理由越多矛盾就越多。
   第三,同时播映上诉人双方诉争电视剧《雳剑》的电视台还有黑龙江电视台和云南省电视台,该两电视台都如期如约的播映了,没有存在被上诉人所说的情况,这是一个显明的客观的事实证据,从另一个角度也印证了被上诉人所谓不能播映或不能安排档期的理由不能成立及违约的客观事实。
 
五、被上诉人所谓的“残余价值”的说法以及把首轮和其他三轮分开计价等说法,没有合同依据和法律依据。
被上诉人一直以其没有播放首轮为理由,要求减少其支付播映权费用,并且单方把合同约定每集的播映权费用分解,被上诉人的这些做法和说法完全是其违约之后,为了达到不支付、少支付节目播映权费用而进行诡辩,没有任何合同依据与法律依据的。上诉人双方签订的《节目播映权购买合同书》是完整不能分割的合同,合同约定的内容清晰明确,包括每集多少费用、支付时间、违约责任等等都作了约定,被上诉人上诉理由没有任何依据。
 
   六、本案中上诉人双方约定的合同内容仍具有履行之充分必要条件,履行合同完全可行,被上诉人之合同目的也能实现。
   首先,双方合同约定节目播映时限为贰年,至今期限还不到壹年,在时间上具备履行条件;其次,合同约定的播映方式除首轮不能播映外,其他播映方式没有受到影响,被上诉人履行合同同样能达到其合同目的。同时,履行合同也体现对合同法诚信原则的遵守和对违约行为的惩罚。
   七、本案中合同的先履行义务人是被上诉人,即被上诉人应在第一时间内支付节目播映权费用,否则,被上诉人就构成严重违约,而不能再依据任何理由提出抗辩,更不能要求解除合同。
   本案中被上诉人应在2013年5月27日支付节目播映费用,逾期则构成严重违约,这个付款义务是合同约定义务的第一顺序义务,上诉人双方之间的其他权利义务圴应以此为基础,被上诉人负有先行支付节目播映权费用,而没有按期支付,已构成严重违约,作为违约方则就更不能提出解除合同的请求,没有任何法律依据,不符合《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九十四条及相关规定,依法应驳回其诉讼请求。
   综上所述,被上诉没有按期支付节目播映权费用,已构成严重违约,应依法履行合同约定之义务,并承担违约责任;被上诉人作为违约方没有权利提出解除合同之请求,被上诉人庭审中抗辩内容及上诉理由没有任何事实与法律依据,完全是为其违约行为找借口,掩盖其违约的事实,依法不受法律保护,恳请贵合议庭查明事实,在合议时充分考虑本代理人的意见,依法支持上诉人的上诉请求。
    此致
陕西省高级人民法院
                              代理人:刘超律师      北京市国汉律师事务所
                
 

您可能感兴趣的文章:
暂时没有内容
   
上一篇: 已是第一篇 下一篇: 西安影视公司【著作权转让纠纷案代理词】-电影电视作品的著作权纠纷案
   
 

国汉简介 | 联系我们 | 招贤纳士 | 友情链接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建国路93号万达广场8号楼2702室
联系电话:010-58203552  传真:010-58203582
版权所有:北京市国汉律师事务所   京ICP备1605772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