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 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更多>>
我所律师成功帮助当事人代理【确认合同无效】一案!  我所律师成功帮助当事人...
我所成功帮助当事人代理【消除危险】一案!  我所成功帮助当事人代理...
我所律师成功为当事人代理【房屋买卖合同纠纷】一案!  我所律师成功为当事人代...
我所律师成功为当事人代理案件,得到当事人好评!获此锦旗一面。  我所律师成功为当事人代...
我所律师成功为当事人代理建筑工程合同纠纷,追回直接经济损失60余万元!  我所律师成功为当事人代...
 
法 律 顾 问
合 同 纠 纷
婚 姻 继 承
刑 事 辩 护
公 司 法 律
经 济 仲 裁
房地产业务
建 筑 工 程
金 融 证 券
民 事 讼 诉
劳动合同纠纷
医 疗 事 故
交 通 事 故
知 识 产 权
土 地 征 收
强 制 执 行
更多>>
 
  你现在的位置:国汉律师事务所 >> 代理词精选
   
 
 

西安影视公司【著作权转让纠纷案代理词】-电影电视作品的著作权纠纷案

 

【案情提示】:本案是著作权转让纠纷案件,制片人依据享有著作权的电影或电视作品进行改编,新拍摄成电影或电视作品的,是否构成侵犯原作者权利的法律问题,每个诉讼案件都有其个性,以区别于其他案件,本案涉及到我国《著作权法》第15条之规定,即电影作品和类似摄制电影的方法创作作品的著作权问题,同时还涉及到著作权授权问题,案件具有一定的代表意义。本案在代理时借鉴了王迁老师的论文观点,在此表示感谢!——国汉律师事务所   刘超律师

 
尊敬的审判长、审判员:
北京市国汉律师事务所接受西安某某影视文化传播有限责任公司的委托人,指派本律师出庭诉讼代理,本律师参加了庭审过程,并发表了答辩意见,现结合庭审及原被告双方的证据,在答辩状的基础下,根据法庭总结的焦点问题,发表以下代理意见:
    一、被告的电视剧《新雪豹》剧本是根据原《雪豹》剧本、小说《雪豹》及电视剧《雪豹》进行改编的,来源于被告已改编成的剧本和已拍摄成的电视剧作品,而不是根据原告的小说《特战--》进行改编的,被告根据自己享有著作权的作品进行改编符合法律规定。
被告把《新雪豹》剧本和《雪豹》剧本、《雪豹》小说及《雪豹》
电视剧进行大量的比对,《新雪豹》剧本的人物、地点、故事情节等均与上述被告自己享有著作权的作品相关内容雷同,被告行使享有著作权的作品权利依法受法律保护。由于被告已拍摄的电视剧《雪豹》和改编剧本《雪豹》是根据原告的小说《特战--》授权改编和拍摄的,没有侵犯原告的著作权利,二者在人物、地点、故事情节雷同也符合客观事实,不能据此认定被告侵犯了原告的著作权利。
   被告在自己享有著作权的作品上改编的剧本已完全超越了原著的内容,有新的创作和创意,完成了独立的作品。举例说明:1、在《雪豹》剧本、电视剧《雪豹》或《新雪豹》中,陈怡为女一角,是周卫国最爱的女人,在剧本或电视剧一开始,周文(周卫国)和陈怡就相识相爱,两人是同学,虽经磨砺,但爱情没变;但在《特战--》中周文(周卫国)最早是和萧雅相爱的,直到小说后期陈怡才出现,与周卫国是校友关系,陈怡称呼周卫国为“学长”二者情节完全不同。2、电视剧《雪豹》、《雪豹》剧本或小说《雪豹》中周卫国、刘远、刘志辉是周家三公子,是三兄弟,而在《特战--》中三人不是兄弟关系。3、电视剧《雪豹》、《雪豹》剧本或小说《雪豹》中张仁杰被捕后没有叛变,但在《特战--》张仁杰叛变了革命。以上等等故事情节(我们不一一列举),都充分证明《新雪豹》剧本是根据电视剧《雪豹》、《雪豹》剧本或小说《雪豹》综合改编,而不是根据《特战--》进行改编的。
    因此,原告主张被告是根据其小说《特战--》改编成电视剧《新雪豹》没有事实和法律依据。
    二、从电影作品和以类似摄制电影的方法创作的作品的著作权角度来说,被告拍摄电视剧《新雪豹》的行为也没有侵犯原告的著作权。
首先,电视剧《新雪豹》是根据电视剧《雪豹》、《雪豹》剧本进行拍摄,作为《雪豹》的完全著作权人或独立著作权人北京某某文化传播有限责任公司依法授权被告对《雪豹》进行利用,即进行改编成《新雪豹》剧本,并拍摄电视剧《新雪豹》的行为,是对自己享有的著作权权利的行使,符合我国著作权法的规定,依法受法律保护。
我国著作权法第十五条规定:电影作品和以类似摄制电影的方法创作的作品的著作权由制片者享有,但编剧、导演、摄影、作词、作曲等作者享有署名权,并有权按照与制片者签订的合同获得报酬。电影作品和以类似摄制电影的方法创作的作品中的剧本、音乐等可以单独使用的作品的作者有权单独行使其著作权。
拍摄电影和电视剧往往需要先将小说或戏剧或已有电影、电视剧改编成电影剧本或电视剧本,再根据电影剧本拍摄电影,或根据电视剧本拍摄成电视剧。因此,电影作品实际上是小说或戏剧的“演绎作品”。但是,电影作品作为众多智力成果融合的结晶,毕竟有自身的特殊之处,对于由小说或戏剧改编而成的电影,在与原小说或戏剧的关系上,能否适用演绎作品的一般规则,仔细对比我国《著作权法》第12条和第15条就会发现,著作权法并没有将电影作品作为一般的演绎作品对待。我国《著作权法》第12条在规定“改编、翻译、注释、整理已有作品而产生的作品,其著作权由改编、翻译、注释、整理人享有”的同时,明确指出“行使著作权时不得侵犯原作品的著作权”。这实际上意味着演绎作品之上存在着双重权利,即原作者的著作权和演绎者的著作权。我国《著作权法》第34条规定:“出版改编、翻译、注释、整理、汇编已有作品而产生的作品,应当取得改编、翻译、注释、整理、汇编作品的著作权人和原作品的著作权人许可,并支付报酬。”其第36条第2款规定:“使用改编、翻译、注释、整理已有作品而产生的作品进行演出,应当取得改编、翻译、注释、整理作品的著作权人和原作品的著作权人许可,并支付报酬。”其第39条规定:“录音录像制作者使用改编、翻译、注释、整理已有作品而产生的作品,应当取得改编、翻译、注释、整理作品的著作权人和原作品著作权人许可,并支付报酬。”上述三条规定均体现了演绎作品之上存在“双重权利”的规则。
  然而,我国《著作权法》第15条中只是将“编剧、导演、摄影、作词、作曲等”界定为电影作品的合作作者,并规定其对作为一个整体的电影作品享有署名权和获得报酬权,对于其各自创作的部分可以单独行使著作权,而完全没有提及原作(小说、戏剧等)作者对于作为一个整体的电影作品的权利,或电影作品与原作品之间的法律关系。
  同时,我国《著作权法》第15条在规定“电影作品和以类似摄制电影的方法创作的作品的著作权由制片者享有”之时,并没有像其第12条那样规定“行使著作权时不得侵犯原作品的著作权”,也没有规定他人对电影作品的利用需要同时取得制片者和原作品著作权人许可。
根据著作权法第十五条的规定,首先,如果原作品(如小说、戏剧等)的作者已经许可将其作品改编成电影剧本并拍摄电影,电影一旦拍摄完成,电影作品和类似摄制电影的方法创作的作品的整体著作权完全归属于制片者,而不再受原作品著作权的制约。无论制片者以何种手段利用电影作品,都不再需要经过原作品著作权人许可。
其次,根据我国《著作权法》第15条的规定,电影作品和以类似摄制电影的方法创作的作品的全部著作权归属于制片者,而且制片者的著作权并不受到原作品著作权的制约。因此,电影作品和类似摄制电影的方法创作的作品的制片者有权自行对电影作品加以改编,并对改编而成的作品加以利用,无需再经过原作品著作权人的许可。同样,他人如果希望改编电影作品并利用通过改编形成的新作品,也只需要经过制片者许可,而无需经过原作品著作权人的许可。
     再次,代理人查阅了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2004)沪高民三(知)终字第137号民事判决书,该判决案例充分诠释了我国著作权法第十五条的规定。案情简介如下:
“原告董国瑛诉上海谢晋中路影视有限公司等侵权著作权案”中,董竹君撰写了一部自传作品《我的一个世纪》,并于1997年将作品的“电视连续剧拍摄权”独家许可给上海谢晋——恒通影视有限公司(后改名为上海谢晋中路影视有限公司)。该影视公司在根据《我的一个世纪》改编的电视连续剧《世纪人生》拍摄完成之后,又许可他人将《世纪人生》制成VCD光盘发行,但没有向董竹君就VCD发行额外支付报酬。董竹君的继承人董国瑛认为:董竹君仅许可电影公司使用《我的一个世纪》拍摄电视连续剧,电影公司对《世纪人生》电视连续剧的发行方式仅限于作为电视节目在电视台播映,并不包括制作成VCD销售及其他发行方式。而电影公司将改编、摄制而成的电视连续剧《世纪人生》交由他人以VCD光盘方式出版、发行,超越了原作品作者许可使用的方式和范围,构成侵权,应当承担相应的法律责任。
  对此,该案的一、二审法院均认为:经《我的一个世纪》作者许可后改编并摄制而成的电视连续剧《世纪人生》已成为一个独立的作品,即以类似摄制电影的方法创作的作品,该作品的著作权由摄制该电视连续剧的制片者享有。虽然《合同书》所涉及的拍摄权是针对电视连续剧的,但并不意味着拍摄而成的电视连续剧只能作为“电视节目”在电视台播映,将其制作成VCD销售也是电视连续剧作品著作权人实现其著作财产权的一种方式。在原合同并未限制改编拍摄的电视连续剧的发行方式的情况下,作为《我的一个世纪》文字作品的著作权人或者与该著作权有关的权利人,除了可以对署名权及相关合同约定之报酬主张权利外,无权再限制电视连续剧作品的具体使用方式,故以VCD方式出版、发行电视连续剧《世纪人生》并不存在超越与原著作者所签合同的许可方式和范围问题。
该案虽然与本案不完全一样,但却有异曲同工之妙,是对我国著作权法第十五条最精典的运用,代理人希望审判长审判员能予以参考。
     综上,被告西安某某公司取得合法授权对电视剧《雪豹》进行改编,拍摄电视剧《新雪豹》的行为,是对其享有完全著作权的行使,不需要经过原告的同意,符合我国法律规定,不构成对原告的侵权。
   三、被告西安某某公司的授权方北京某某公司与原告的授权方北京智某某文化发展有限公司依法签订了《小说版权合同书》,合同书上没有对改编权的期限进行限定,这一点原告是明知的,原告对其授权进行反悔是违反其本人授权,也是对被告的一种违约,由此产生的法律后果应当由原告承担。
1、原告对北京智某某文化发展有限公司与被告的授权方北京某某公司之间签订的《小说版权合同书》的内容是明知的。根据原告与北京智某某文化发展有限公司签订的《电视剧改编权代理合约》的第6条约定,“作品电视剧改编权转让合同签定前,乙方应交付甲方确认并由甲方提供确认书”,从此约定可以证明,原告对智某某公司签订《小说版权合同书》全部事宜是明知的,也是认可的。现在原告以其所谓“有效期最长5年”为理由提起诉讼,没有合同依据,依法不受法律保护。此外,在庭审中,被告代理人也询问了原告本人,其已收到按照合同支付给其的改编权转让费,其作为知名作者,转让费多少应当不能只靠其代理人智某某公司的一句话,至少这是关系到其金钱利益的大事,其必然是审阅合同内容,其在法庭上说没有审阅合同,是明显与事实不符,与常理不符,是在否认事实。
2、从被告《小说版权合同书》与原告《电视剧改编权代理合约》的签订时间、内容等方面也充分证明原告对其授权签订的《小说版权合同书》的内容及授权期限是明知和确认的,原告当庭否认这些客观事实没有证据支持的。
    被告依据原告授权签订的《小说版权合同书》的签订时间是2006年12月25日,原告与其受托人签订的《电视剧改编权代理合约》是2006年12月26日,实际上原告对其受托人签订的《小说版权合同书》是明知的,对改编权转让费与其受托人的代理约定是一致的,并在2006年12月30日出具了授权书,以及根据其代理合约第6条的约定,其应向代理人出具确认书的,那么这些足以形成了一个完整的证据链,充分证明了原告对被告改编、拍摄其作品的合法性及合同依据,并且被告的《小说版权合同书》对改编、拍摄的期限、对小说进行修改、二度创作等都有明确的约定,因此,原告的主张没有任何法律依据和事实依据。
从原告与智某某公司之间的合同内容明确证明了原告对智某某与被告的授权人签订的合同内容是明知的,是原告本人的真实意思表示,并且《小说版权合同书》并已实际履行,在此期间,原告并没有提出任何异议,也没有就合同转让期限向受让方,或向其委托方提出任何书面和口头异议,因此,《小说版权合同书》是原告的真实意思表示,依法应受法律保护,原告现主张被告侵权没有合同依据。
3、退一步讲,即使原告否认不知道其代理人智某某公司签订的合同内容,那么可能就存在智某某公司超越代理权的问题,原告应该向智某某公司主张权利,与被告没有关系,原告并没有向智某某公司主张权利,智某某公司也没有向北京某某公司提出过原告有任何异议行为,而事实上是原告出具了《电视剧改编权授权书》,是对智某某公司的代理行为的认可。原告应对自己的行为负责,其现在对转让合同有异议,或认为智某某超越代理权限,明显与事实不符,不受法律保护。
    四、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著作权法》的相关规定,著作权转让合同的期限约定不是法律规定的主要内容,原告在庭审中辩称转让合同的期限是必须条款,没有法律依据。
根据我国著作权法第二十五条规定,转让本法第十条第(五)项至第(十七)项规定的权利,应当订立书面合同。权利转让合同包括下列主要内容:(一)作品的名称;(二)转让的权利种类、地域范围;(三)转让价金;(四)交付转让价金的日期和方式;(五)违约责任;(六)双方认为需要约定的其他内容。从该条法律规定来说,著作权转让合同中,转让期限不是法律规定必须约定的内容,那么原告的代理人智某某公司与被告的授权人之间签订的《小说版权合同书》并没有违反法律规定,是合法有效的,原告据以想说明北京某某公司与其代理人之间的转让合同条款欠缺或无效是不能成立的。
   五、原告认为被告侵犯了其作品《特战--》的完整权、修改权、署名权和改编权,同样没有事实和法律依据。
1、根据被告的授权单位北京某某公司与北京智某某公司之间的《小说版权合同书》的约定,原告已将其小说的电视剧改编权转让给了北京某某公司,合同中明确约定了原告所转让的权利,包括原创作者享有的署名权,以及北京某某根据拍摄的需要对小说进行修改和二度创作的权利等,这些权利我们在答辩状和质证时都已阐述过,在此不再赘述,因此原告主张没有合同依据。此外,根据我国《著作权法实施条例》第十条的规定,著作权人许可他人将其作品摄制成电影作品和以类似摄制电影的方法创作的作品的,视为已同意对其作品进行必要的改动,但是这种改动不得歪曲篡改原作品。电视剧《雪豹》已经取得了巨大的成功,这部电视剧成就了很多人,包括演员等,原告对此电视剧也是肯定态度的,其所在医院还为其开过庆功会,从这个角度而言不存在侵犯原告著作权相关权利的行为,此为其一。
其二,电视剧《雪豹》的著作权完全属于被告的授权单位北京某某公司,被告根据电视剧《雪豹》及其剧本改编、拍摄《新雪豹》的行为是符合法律规定,是对其享有完全著作权作品权利的合理合法利用,更不存在侵犯原告权利的行为,这一点我们在上面也已论述过,在此也不再展开。
综上,被告拍摄电视剧《新雪豹》的行为没有侵犯原告所主张的署名权、作品完整权、修改权和完整权。
    六、关于《新雪豹》剧本涉及到人物、地点、故事情节等,均是根据被告享有著作权的电视剧《雪豹》、《雪豹》剧本及小说《雪豹》改编而来的,《雪豹》是改编自原告的小说《特战--》,在某些部分或章节存在些许相同或相似的地方是在所难免的,也符合一定背景事实,由此来判断被告构成侵权不符合事实与法律规定,完全忽视了电视剧《雪豹》、《雪豹》剧本等著作权人的权利。
综上所述,原告的诉讼请求没有事实和法律依据,被告根据自己享有著作权的作品改编的剧本《新雪豹》并拍摄《新雪豹》的行为是对其享有完全著作权利作品的合法利用,符合我国著作权法的规定,不构成侵权,依法受法律保护。恳请贵院查明事实,依法驳回原告的诉讼请求。
此致
西安市中级人民法院
 
           代理人:刘超律师 
                   2014年6月12日
 

您可能感兴趣的文章:
暂时没有内容
   
上一篇: 【广播电视播放合同纠纷案代理词】-涉案金额人民币1400万元 下一篇: 辩 护 词-涉嫌非法占用农用地罪案
   
 

国汉简介 | 联系我们 | 招贤纳士 | 友情链接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建国路93号万达广场8号楼2702室
联系电话:010-58203552  传真:010-58203582
版权所有:北京市国汉律师事务所   京ICP备1605772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