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 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更多>>
我所律师成功帮助当事人代理【确认合同无效】一案!  我所律师成功帮助当事人...
我所成功帮助当事人代理【消除危险】一案!  我所成功帮助当事人代理...
我所律师成功为当事人代理【房屋买卖合同纠纷】一案!  我所律师成功为当事人代...
我所律师成功为当事人代理案件,得到当事人好评!获此锦旗一面。  我所律师成功为当事人代...
我所律师成功为当事人代理建筑工程合同纠纷,追回直接经济损失60余万元!  我所律师成功为当事人代...
 
法 律 顾 问
合 同 纠 纷
婚 姻 继 承
刑 事 辩 护
公 司 法 律
经 济 仲 裁
房地产业务
建 筑 工 程
金 融 证 券
民 事 讼 诉
劳动合同纠纷
医 疗 事 故
交 通 事 故
知 识 产 权
土 地 征 收
强 制 执 行
更多>>
 
  你现在的位置:国汉律师事务所 >> 代理词精选
   
 
 

杨晓某【诈骗罪二审辩护词】-涉案金额人民币760万元

 

辩 护 词 

尊敬的审判长、审判员:

根据刑事诉讼法的有关规定,北京市国汉律师事务所接受上诉人杨晓的委托,指派我们担任其二审阶段的辩护人。辩护人依法查阅了有关案件材料,会见了上诉人,了解了案件情况,现就上诉人杨晓涉嫌诈骗罪一案提出如下辩护意见:

辩护人认为,一审法院判决认定上诉人杨晓构成诈骗罪的犯罪事实不清,证据不足,一审认定的罪名不能成立。

一、一审法院认定的证据中没有直接证据能够证明被害人游给付了上诉人杨晓现金外币

一审法院认定被害人给付杨晓的主要证据全部是言词证据,包括被害人游的陈述、证人林贺、蔺文、张宏的证言,辩护人认为,上述被害人陈述及证人证言存在诸多矛盾之处,不应予以采信。

1、被害人游本人的多次陈述前后矛盾,其证言的真实性存疑,依法不应采信;

被害人游在公安机关的陈述中称其将现金给了杨晓,但是通过仔细分析游在公安机关的多次陈述,或前后矛盾,或与其他证人证言不符,其证言内容的真实性存疑,不应予以采信。

首先,在关于送钱的次数上,游本人的陈述前后矛盾。被害人游2011412日当天两次报案笔录,陈述称送钱都是三次,而在20111021日的第三次陈述又称送给了四次钱,称还给了20万的港币。对于次数的不一致,在20124月份的笔录中,游解释称其“当时在报案时就说了这个事情,可能因为说的太多,所以刑警忘了记录了”但是我们翻看游坚的报案笔录可以看出,其报案时在第二次笔录上明确的说了所谓“送钱”的三次具体日期,而且还对第一次陈述中“送钱”的数额进行了更正,说明其对“送钱”的过程记忆是比较清楚的。而且游均是对两份陈述笔录仔细阅读后签字确认的,因此,游的刑警忘记记录的解释是不合理的。除了在送钱次数上前后矛盾,在送钱的时间、数额上,也是存在矛盾。一审法院在认定事实的过程中,也基于银行出具的查询汇款通知书,否定了游所陈述的71日送钱的过程,由此可以看出,被害人游本人的陈述确实存在虚假成分。

其次,被害人游前后多份笔录在陈述送钱的过程中,也与其他证人存在矛盾,在20111021日陈述中,游称第一次送钱时当时是他和蔺文、杨晓、林贺把钱取出清点后又装回去的,而证人林贺的证言称其当时将拉杆箱给了游后就离开了,并未看到给钱的过程。

第三,被害人游在报案笔录中称第二次送钱(71日)是装在一个纸箱里,第三次送钱(721日)是装在茶叶礼品袋里,而在201110月份笔录中,其称第二次、第三次是放在手提纸袋里,同样前后矛盾较大。

第四,被害人游20124月份的笔录中提到,20万港币是我本人的,我那段时间准备出国,所以换好了20万的港币。但是其并未说明港币的来源,是从银行换取的还是通过黑市交易等其他途径取得。在案证据中也没有相关的证据证明这20万元港币的来源。而且从建设银行提供的游的银行卡交易记录可以看出,游的建行卡在2010年的6月至8月间一直在国内频繁进行交易。并没有在国外的交易记录或者一段时间因为本人不在国内而该卡未使用的情况。这从一个侧面反映出,游在案发时间段并未出国,其关于为出国而换取港币的说法不成立。

从以上几个方面可以看出,被害人游的陈述前后矛盾,部分陈述与其他证人证言存在矛盾,其陈述内容的真实性存疑,一审法院不应予以采信。

2、证人林贺及证人张宏与被害人游存在利害关系,其二人证言的内容与被害人所述有较大出入。辩护人认为,一审法院对该二人的证言不应当予以采信。

证人林贺是被害人游的司机,与游的关系十分密切,具有现实的利害关系,其证言的证明效力较低,且林贺的证言也不能证明杨晓收到了这笔钱。林贺的证言称其“将钱送到了世纪金源大饭店游坚的房间门口,我看见房间里有杨晓、蔺文在,我不方便在场,就在电梯间等着,没过一会儿,看见蔺文和杨晓出来了,蔺文拉着装钱的箱子,他俩坐电梯下楼了”其证言仅能证明游把钱给了蔺文,是否真的到了杨晓的手里,林贺并不能证明。

证人张宏与被害人游亦是朋友关系,存在一定的利害关系,其证言的证明效力较低。而且张宏的证言内容显示,其实际是听游说袋子里是37万美元,而没有亲眼看到里面的现金,对于袋子里是否是现金外币,其不能证明。

因此,上述二人的证言均不能证明被害人游给过杨晓现金。

3、证人蔺文与本案有着直接的联系,被害人游的报案笔录证实,其给付500万是蔺文和杨晓某给其打电话,主动要求给钱,而且500万的数额也是蔺文和杨晓提出来的,现有证据不能排除蔺文的犯罪嫌疑,根据二次补侦卷P22预审民警的办案说明,民警对蔺文涛仍在查找当中,蔺文涛本人逃避公安机关调查的行为也反映出蔺文有逃避责任的心理状态。因此,证人蔺文与上诉人杨晓存在利害关系,证据不能排除蔺文为了逃避自身责任而对相关事实进行虚假陈述,将相关责任推到杨晓身上的可能性。蔺文的证言的真实性存疑,一审法院不应予以采信。

二、一审法院对于被害人游是否实际获得如此数量的外币的事实并未查明。一审法院认定的证据中没有证据证明被害人游确实换取了这些外币。

1、根据被害人游2012423日的笔录,称其外币是找张海换的,钱是直接打到张海那里或者通过尚祖的账户转到张海那里换取,林贺的证言也证实游是找张海换的外币。

2、一审法院认定的银行账户对账单等证据只能证明被害人游通过建设银行及农业银行在2010629日向张海汇款500万元,通过农业银行在2010721日向商祖汇款294万元。但对于721日的294万是否最终转到了张海账户上,并没有证据证明。根据张海银行卡交易记录显示在721日前后并没有294万或者近似数额账户的转入记录,而尚祖的账户中也没有294万或者近似数额的转出记录。因此,对于张海是否收到了721日的294万,为游兑换37万元外币是没有证据证明的。

3、对于张海是否帮助游换取外币,并没有证据证明。首先,张海本人不愿作证,不能提供书面证言以供核实,第二,在一次补侦卷P38,预审民警的办案说明中,张海称已经不记得换取外币的事情,对于银行账户内转入的帐,也记不清了。因此,对于张海是否帮助了游换取外币没有证据证明。

三、一审法院认定的证据不能证明上诉人杨晓确实收到了这么多的外币现金。

1、关于对一审法院认定的证人林贺、蔺文、张宏等三份证人证言的相关辩护意见在上述已经提及,在此不再赘述。

2、上诉人杨晓龙平时经济条件良好,其在2004年花费183万购买了东花市的房产,在2007年通过首付141万购买了位于新华里的房产,在2010年也就是案发前23个月的时间,花费80万购买了奔驰R300轿车,上述这些交易信息说明其经济条件较好,具有合法的经济收入。

3、从杨晓本人的银行卡交易记录可以看出,其本人在一审法院认定的犯罪时间段20105月至8月间,并没有大额现金的交易记录。虽然其银行卡有数次十万元的现金存入,但从其一贯的经济条件来看,其自述一直在做生意,也有前述的购买房产、汽车的这样的行为,因此其完全有合法的现金流来源。也不能因此认定杨晓收取了被害人游给付的款项。

四、一审法院认定的证据不能证明上诉人杨晓某主观上具有非法占有他人财物的目的

非法占有的目的是行为人主观的心理状态,任何人均无法深入其内心来确认这种状态。只能通过外在的表现及行为来推断行为人的主观心理状态。

首先,从本案的证据来看,上诉人杨晓与被害人游签订了相关的协议书,不论该协议是否合法有效,两份协议书均明确载明乙方(即上诉人杨晓)负责投标期间的上层信息的提供和公关,确保甲方顺利通过资审和中标,并承担相关费用。关于信息费支付,双方约定为:在铁道部中标通知书到中铁二十局集团有限公司甲方应把乙方负责中标工程总造价信息公关费2.3%在一星期内付清。

该协议的内容表明,虽然杨晓负责前期的拉关系,但对于费用的分担是明确的,即由杨晓本人承担。如果杨晓在主观上想骗取游财物,完全可以在协议书中约定费用分担的数额或者比例,进而直接要求被害人给付相关财物。完全没有必要约定费用本人承担。

第二、对于一审法院在判决书中认定杨晓使用虚构身份和办事能力取得被害人信任,进而骗取财物。辩护人认为,对于上诉人杨晓虚构了自己的身份,但虚构身份本身不能证明上诉人具有非法占有的主观目的;被害人提供的中标通知书等文件,除被害人本人陈述外,也没有其他证据证明是上诉人杨晓交给游坚的,不能以此中标通知书等文件来证明上诉人杨晓虚构自己的办事能力骗取被害人信任。

五、一审法院对上诉人杨晓的量刑过重

即使上诉人杨晓的行为最终被法院认定为犯罪,辩护人认为一审法院对其量刑过重。一审法院认为,杨晓所犯诈骗罪,数额特别巨大,情节特别严重,对其处以无期徒刑。但辩护人认为,杨晓的犯罪数额虽已达到了数额特别巨大的标准,但其犯罪情节并未达到特别严重的程度。以苏越诈骗案为例,苏越虚构公司具有承接北京奥运会巡回演出活动的资格,伪造《演出合同书》等,以投资迎奥运巡演可以获取利润回报、筹措迎奥运巡演资金等为由,骗取了人民币5746万余元。一审法院判处其无期徒刑,二审法院发回重审后,法院以其认罪态度好,部分损失已挽回,家属代为退赔为理由,改判其有期徒刑十五年。而本案中,杨晓诈骗数额为760余万元,且其家属代为退赔了500万元,加上已经扣押的宝马、别克轿车,被害人游坚的损失大部分已经被追回。其与苏越的案的区别在于杨晓始终不认罪。由此可见,杨晓龙的犯罪数额、犯罪情节与苏越案有着明显区别。虽然两个案件不能简单的加以对比,但辩护人认为,在对同类型案件的审理过程中,审理的尺度、量刑的标准应当具有概括的同一性。因此,辩护人认为,一审法院仅因其始终不认罪,认罪态度不好,对其处以无期徒刑,明显属于量刑过重。建议二审法院在审理过程中予以考虑。

综上所述,辩护人认为,一审法院认定对上诉人杨晓构成诈骗罪的犯罪事实认定未达到确实充分的证据标准,在案证据之间存在矛盾,不能排除其他合理怀疑,据以定案的证据不能形成完整的证据链条,认定上诉人杨晓构成诈骗罪事实不清、证据不足,希望二审法院查明事实,依法改判或者发回重审。

以上意见,请合议庭能够考虑并采纳!

                   辩护人:北京市国汉律师事务所

                            刘超、刘洋律师

                            2013128

 

您可能感兴趣的文章:
   
上一篇: 中环世贸写字楼【租赁合同纠纷答辩状】 下一篇: 中集某公司【建设工程增项纠纷案代理词】
   
 

国汉简介 | 联系我们 | 招贤纳士 | 友情链接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建国路93号万达广场8号楼2702室
联系电话:010-58203552  传真:010-58203582
版权所有:北京市国汉律师事务所   京ICP备1605772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