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 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更多>>
我所律师成功帮助当事人代理【确认合同无效】一案!  我所律师成功帮助当事人...
我所成功帮助当事人代理【消除危险】一案!  我所成功帮助当事人代理...
我所律师成功为当事人代理【房屋买卖合同纠纷】一案!  我所律师成功为当事人代...
我所律师成功为当事人代理案件,得到当事人好评!获此锦旗一面。  我所律师成功为当事人代...
我所律师成功为当事人代理建筑工程合同纠纷,追回直接经济损失60余万元!  我所律师成功为当事人代...
 
法 律 顾 问
合 同 纠 纷
婚 姻 继 承
刑 事 辩 护
公 司 法 律
经 济 仲 裁
房地产业务
建 筑 工 程
金 融 证 券
民 事 讼 诉
劳动合同纠纷
医 疗 事 故
交 通 事 故
知 识 产 权
土 地 征 收
强 制 执 行
更多>>
 
  你现在的位置:国汉律师事务所 >> 代理词精选
   
 
 

李常某(单位)【合同诈骗罪】(单位)【集资诈骗罪】案无罪辩护词-涉案金额约人民币6000余万元

 
辩 护 词
 
尊敬的审判长、合议庭各位审判员、陪审员:
北京市国汉律师事务所接受贵院受理的涉嫌(单位)合同诈骗罪、(单位)集资诈骗罪案件被告人李常某的家属委托,并经李常某本人同意,指派刘超律师作为李常某一审案件的辩护律师。辩护人通过会见被告人、阅卷,分析案情和研究案件所涉及的法律问题,刚才又参加了法庭调查,对本案事实和法律问题有了较为深入的了解,辩护人决定为被告人李常某做无罪辩护,现发表如下辩护意见:
【合同诈骗罪】的辩护意见:
一、在客观方面,被告人李常某及其名下的公司与化肥购货商所签订的合同是真实的合同,被告人李常某是有能力履行所签订的合同,其在签订、履行合同过程中没有虚构事实、隐瞒真相,骗取对方当事人财物的行为。这主要体现在以下几点:
1、被告人李常某所有的察右前旗永胜化肥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永胜化肥有限公司)总资产额大于其负债总额,具有偿还债务的能力。
根据本案侦查机关提供的内鑫会专审字(2011)第02-001号专项审计报告:截止2010年10月31日资产总额11545.02万元,其中流动资产总额4840.98万元、固定资产账面价值5753.66万元、无形资产账面价值950.38万元(其中土地950.38万元),负债总额10979.08万元,所有者权益565.94万元,其中主要是未分配利润-2608.37万元(其中账外亏损挂账745.16万元)。从上述这些数据看,我们认为被告人李常某的公司资产还没有达到资不抵债,被告人对其所欠的债务具备偿还的能力。
此外,我们还可以通过以下的数据来证明永胜公司的资产与负债情况:2003年度年检,公司资产总额2287万元,负债总额781万元,净资产1506万元,税后利润46万元。2004年度年检,公司资产总额2800万元,负债总额1496万元,净资产1304万元,税后利润104万元。2005年度年检,公司资产总额3953万元,负债总额2656万元,净资产1297万元,亏损47万元。2006年度年检,资产总额4670万元,负债总额3227万元,净资产1443万元,税后利润146万元。2007年度年检,资产总额6942万元,负债总额4006万元,净资产0万元,税后利润12万元。2008年度年检,资产总额9764万元,负债总额7792万元,净资产0万元,亏损额963万元。2009年度年检,资产总额7081万元,负债总额7081万元,净资产0万元,亏损额553万元。
从上述这些数据我们可以看出,起诉书指控“在被告人李常某经营公司期间,永胜公司长期处于亏损状态,特别是从2007年度起,永胜公司已经资不抵债”,这种说法是没有根据,与事实不符合,严格的说,永胜公司是从2008年度开始亏损,虽然亏损,但还没有达到资不抵债的地步,永胜公司实际上有偿债能力,即使2008年度其亏损额达到了963万元,但其实际资产总额已达到9764万元,净资产也达到了2900多万元,资产总额远远大于其负债总额,在2009年状况也是如此,但我们需要向法庭强调的是,永胜公司从成立以来一直在向国家缴纳相应的税款,作为一个企业亏损几年,经过努力再扭亏为赢是很正常的。因此我们认为起诉状指控被告人及其永胜公司连年亏损、资不抵债的说法是不能成立的,并且其从2008年之前一直是盈利的。在这时,我们需要提一个问题:企业亏损了就不能借债经营吗?借债经营就一定是诈骗吗?我们认为这二者之间不具有因果关系,一定要严格划分罪与非罪的界限。
从上述这些年检数据也可以看出,公司的资产总额一直在增长,但同时我们更要看出永胜公司在这些年里都做了些什么工作,我们是否可以把被告人李常某投入的设备更新、技术改造的资金都要计算到这些负债里面,我们不能只看到企业的亏损面,我们也要看到该企业为了能做的更好,都做了些什么工作,我们相信,这些数字会引起合议庭的高度重视!
2、起诉书提到的受害人基本上都是与被告人李常某及永胜化肥公司有着长期业务往来关系的人,他们中有很多人从与被告人的业务往来中也赚取了利润,在某种程度上也是很大受益者,不能仅仅依据有欠款就认定是诈骗行为,要分清罪与非罪的界限。
下面我们针对起诉中列举的受害人逐个进行分析:(1)魏利平,其与被告人李常某在2005年有业务往来,并全部拉走了化肥,2010年的伍万元也是预付款;(2)毛红英,2003年与李常某有业务往来,业务时间长达七、八年,每年交付的预付款都拉走,这么多年就剩七万元;(3)王继荣,2009年7月开始有业务往来,供应焦炭,前后包括垫资、劳务费等,总计460多万元,尚余款242.8万元未付;(4)李道中,煤款总计40万元,还有武前进转给的20万元,也是从09年与被告人有业务往来;(5)渠美莲,化肥款,2006年开始拉化肥了;(6)邢宝林,借款尚欠170万元,但有两套脱炭装置抵押。(7)张有宽,化肥预付款,511560元,李常某把一个汽柜和甲醇塔做了抵押;(8)张俊,2002年李常某一买厂就与张做化肥生意,2009年7月份以前的都结清了,在张俊生意不好的时候,李常某还给他补了56万元的损失,双方总计281万元的往来资金,仅欠张63.49万元;(9)祁锁贵,3.7万元,2009年,购销化肥纠纷;(10)王凤鸣法院已判决;(11)刘文忠,业务往来5-6年,付化肥款663300元,拉完化肥后余266130元,购销合同纠纷;(12)杨建国,35万元,拉化肥后余款1万多元,杨建国陈述双方合作一直很好;(13)陈亮,从2006年双方已经合作,化肥预付款14万元;(14)倪先锋,拉走了一半款项的化肥,2009年之前的都结清了,多年合作;(15)边占中,欠化肥款493900元,2004年我就和永胜化肥有限公司法人李常某有业务往来;(16)田端,总计11万元的化肥款,拉走40吨化肥,李常某又退回其6万元现金,尚欠部分68655元,是从2007年经营化肥;(17)闫瑞金,欠化肥预付款243404元,从2000年就和永胜化肥厂业务往来,即使在2010年4月份,永胜化肥厂如此艰难的时间,仍然拉走了711596元的化肥;(18)武进山,化肥款464000元,2009后付预付款;(19)胡斌,2000年就和永胜化肥公司有业务往来,一直在经营,此次付了94.5万元,只欠14.8万元,这是正常的业务往来,不构成诈骗;(20)辛林虎,总计化肥款698000,另加10万元,现拉完化肥后还欠262000元……。
鉴于上述数字较多,辩护人不再一一陈述,辩护人列举以上的数字只是想说明三个问题:第一,是想说明这些人中大部分,或者说绝大部分人都和被告人李常某有多年的业务关系,而且从被告人李常某处也赚取了相应的利润,包括利息(侦查机关和公诉机关并没有对此有侦查或补充侦查的记录);第二,是想说明被告人李常某经营的永胜公司在没有亏损的状态下可以签订业务合同,在公司出现亏损的状态下,就不能再签订业务合同?答案显然是否定的;第三,这些业务往来,从双方合作开始之日,都是先收预付款后拉货,而不是为了诈骗而先收预付款,先收预付款的行为是一种正常的商业经营策略行为,即使出现后期因经营出现问题,导致不能偿还化肥,我们认为这仅是经济纠纷,而不是犯罪行为,这一点我们期望合议庭、审判长能高度重视。
3、被告人李常某经营的永胜公司自2003年起至2008年一直是正常生产经营,是盈利的公司,直至2010年4月20日前还在生产化肥,与其合作的购货方对此是明知的,并且在其经营的过程中,货源不足暂时不能提货,这些购货人也是认可的,也是明知的,对此被告人李常某没有虚构事实、隐瞒真相的行为。
起诉书提到的总计117名受害人,从117名受害人的情况,辩护人作了一下统计:其中合同诈骗91人,集资诈骗26人。辩护人对上述人员与被告人李常某之间的业务交往时间作了一个表格进行比较:
受害人
具体业务
业务往来时间
欠款数额
1、魏利平
购买化肥
2005年始至今
5万元
2、毛红英
同上
2003年始至今
7万无
3、王继荣
焦炭
2009年始
242.8万元
4、李道中
焦炭
2009年
40.09万元(含武前进转款20)
5、渠美莲
化肥
2006年
7.75万元
6、邢宝林
脱炭装置
2010年
177.29(有担保)
7、张有宽
化肥
2009年
51.156万元
8、张俊
化肥
2002年始至今
63.496万元
9、祁锁贵
化肥
2009年
3.7万元
10、王凤鸣
同上
2004年
4.8万元
11、刘文忠
同上
2005年
26.613万元
12、杨建国
同上
2005年
1.608万元
13、陈亮
同上
2004年始至今
14.02万元
14、倪先锋
同上
2007年
49.3万元
15、边占中
液氨
2004年始
49.39万元
16、田瑞
化肥
2007年
6.8655万元
17、闫瑞金
化肥
建厂始就合作
24.34万
18、武金山
化肥
2000年
46.4万
19、胡斌
化肥
2002年始至今
14.8万
20、辛林虎
化肥
2007年
26.107万
21、庄凤英
化肥
长期合作
13.185万
22、宋明胜
化肥
长期合作
5.04万
23、支利利
化肥
2003年始至今
27.242万
24、郑书喜
化肥
2007年始至今
3.6万元
25、赵秀
化肥
2010年
7.2万元
26、赵忠
化肥
200 5年
14.8万元
27、王占国
化肥
2000年
11.02万
28、段虎
化肥
2003年始至今
27.116万
29、黄秀
化肥
2003
15.28万
30、王福生
化肥
2005
51.9019万
31、李小全
化肥
2006年始至今
44.7204万
32、邢强
化肥
2002年始至今
2.5万元
33、蔚喜奎
化肥
5至6年的业务
7.047万元
34、赵德全
化肥
多年业务
8.77万
35、吕宽云
化肥
2001年始至今
26.9万
36、胡小雨
化肥
多年
12.6万元
37、范文强
化肥
2009年
100.3515万
38、孔凡国
化肥
2009年
57.3481万
39、王同城
化肥
2008年始
98万元
40、穆会武
供应催化剂
2002
6万元
41、张玉海
液氨脱碳项目
多年的业务
255.3807万
42、韩明
原水处理药剂
2008年开始供
3.75万
43、郑桂宏
供应树脂
2001年始至今
25.17万元
44、刘飞
焦煤
2010年
81万
45、赵勇刚
兰炭
2007
143万
46、董佩礼
化肥
多年业务
17万元
47、聂祥涛
化肥
6至7年业务
5.58万
48、杨利明
化肥
2007年业务
3.36万元
49、刘美
化肥
2009年
20.1万元
50、刘丕
烂炭
2010年合作
110万元
51、张占秀
化肥
2007年开始
16.84496万
52、朱武
化肥
2009年
3.78万
53、谭明武
造气原料型煤
2008年
492.5万
54、马树林
兰炭
2008年
93.47万
55、贾世龙
液氨款
多年业务往来
10.49万
56、张俊高
兰炭
多年焦炭业务
40.6万
57、柳兴旺
兰炭
2-3年业务
175.52万
58、韩宏东
兰炭
2-3年业务
28.81万
59、吕虎
同上
2008年
199.829
60、王彦彪
同上
多年业务
125万
61、苏利明
同上
2009年
11.91万
62、云英
同上
2008年
224.30万
63、张世文
同上
2009年
301.73万
64、赵忠
化肥
7-8年业务往来
29.4万
65、宋登弟
液氨款
4-5年业务往来
23.24
66、董尚文
化肥
2010年
20.22万
67、郭青云
压缩机供应
5-6年业务
24万
68、任俊
兰炭
2009年
69.96万
69、李然
供应压缩机
6-7年业务往来
19.31万
70、蔚志福
兰炭
2010年
32.96万
71、李慧明
供应阀门等
5-6年业务往来
123.47万
72、电器集团
供应工业电器
2005年至今
9.27万
73、栗福宝
化肥
2003年
2.01万
74、崔进兵
化肥
4-5年业务
2.61万
75、谷利军
供煤
2004年
14.58万
76、胡占胜
兰炭
8-9年业务
25.49万
77、陈俊
供应电料配件
2007年
2.28万
78、李云飞
供应盐酸
8-9年业务
2.96万元
79、张三珠
供原料
6-7年业务
12万
80、王元月
供配件
2002年始至今
26.36万
81、王建忠
购买废铁
10年业务往来
9.9万
82、杨建伟
供应水泵
7-8年业务往来
7.69万
83、李广仁
碳铵添加剂
6-7年业务
7.36万
84、郝治国
润滑油
3-4年业务
22.14万
85、张世亮
塑料编织袋
6-7年业务
24.31万
86、苏亮桃
供应焦粉
2009年
20.838万
87、龚海孝
2010年
36万
88、陈凤岩
编织袋
2010年
47万
89、张宏
设备及配件
2001年始至今
83.29万
90、李飞
盐酸
2009年
6.94万
91、苏广才
建编织车间
2004年始至今
37.504万
 
 
 
 
 
 
 
 
 
 
 
 
通过上述表格可以明显的看出,实际上述受害人或者说是债务人中绝大部分人,即80%以上的人都与被告人李常某及其公司有多年业务上的合作关系,可以说对李常某及其永胜化肥公司应该非常了解情况,对被告人李常某的供货能力也应该非常清楚,试问,如果不了解情况,这些人为什么这么多年来一直要与被告人李常某做相关业务?这些受害人中,也有很大的一部分从与被告人李常某的业务往来中赚取了利润,由于利息我们无法核实,但事实是很多人都是能拉化肥时就拉化肥,在化肥供应不上时对预付款就主张利息,辩护人有理由相信,这些受害人对被告人李常某及永胜公司的状况应是明知的,至少大部分都是明知的,他们中间也有不少人与被告人李常某建立了深厚的友情,甚至是出于多年合作伙伴的心情去帮助被告人李常某,当然了,作为生意人也更重视利润,提前支付预付款也应该可以得到早提货、价格优先,并可以取得相应的利息等多方面的优惠,但不管怎么样,辩护人认为,这些客户对供货情况和永胜公司的经营状况是明知的,被告人李常某及其单位在签订合同中没有虚构事实、隐瞒真相的行为。
4、在客观方面我们还要注意几个基本事实,这些事实与本案有着密切的关系,即,(1)2010年10月18日集宁区人民法院作出(2010)集法执字230号民事裁定书,裁定将永胜公司所有的察右前旗红卫街2号建筑面积14680.39平方米的房屋、土地面积51038.64平方米的土地使用权作价1461.0937万元交担保公司抵偿1461.0937万元。将永胜公司所有的库存物资付给担保公司抵偿执行款526.4063万元;(2)2010年9月25日集宁区人民法院作出(2010)集法执字第221号民事裁定书,裁定将永胜公司所有的机器设备作价1030.4084万元交付小额贷款公司抵偿执行款1156.64万元。至此,被告人李常某经营、打造、技术和设备改造多年的永胜公司正式从法律上不再属于被告人李常荣了!被告人李常某认为永胜公司具备产能的公司其无法再去控制了,因此也导致借以偿还全部欠款的想法不具备可能了。
但是通过以上的两份裁定,我们认为有几个非常重要的法律问题需要合议庭和审判长在审理本案时予以考虑:集宁区价格认证中心评估报告,将永胜公司的房屋和土地的鉴定价格合计金额仅为人民币1446.1709元;乌兰察布市价格认证中心对永胜公司的全部机器设备进行评估,鉴定价格合计金额为1030.4084万元。辩护人认为这两份评估报告没有客观公正的反映出永胜公司的真实价值,而且明显低于同行业的评估结论,是低于几倍甚至十倍的价格!最后,我们才明白乌兰察布市价格认证中心连鉴定人员资质都没有,这两个评估报告的价格恰恰与被告人李常某欠小额公司的欠款和担保公司的欠款相当,这些问题辩护人请求贵合议庭和审判长能慎重考虑!如果鉴定结论稍客观公正一点的话,将出现不同的执行结果,被告人李常某在2009年完成了技术改造,假以时日,其生产能力也就能跟上,同时也就能解决所欠货物及对外欠款。
此外,还有一个重要的问题,我们认为集宁区人民法院在强制执行永胜公司与小额贷款公司案件时,是否有职权向被执行人释明可以申请破产呢,而由于公司及其资产均被执行之后,公司所欠下的债务应该由谁来偿还呢,对这些问题,我们都希望审判长及合议庭能以高深的法律知识和高度的责任感给予充分的考虑。
二、被告人李常某及其单位在犯罪的主观方面没有非法占有他人财产的目的。主要体现在以下几点:
1、被告人李常某所有的钱财和精力全部用于公司技术、设备更新改造,全部技改投入达到了人民币8000多万元,甚至更多。
被告人李常某自2001年12月经察右前旗党政联席会议研究决定,将田丰化工公司以250万元转让给永胜公司,2003通过增资永胜公司的注册资金达到了500万元人民币。公司在经营过程中由于产能太低,原材料上涨,要想扭亏为盈,必须进技术更新和设备改造、更新。被告人李常某从2003年进行技术改造,包括设备更新等,到2009年才基本上完成该项艰难的工程,用了6年时间,这6年中被告人李常某付出常人难以想象的艰辛和劳苦。这是被告人李常某及其永胜公司的基本历史背景,辩护人向法庭作了一个简要的陈述,希望法庭在审理事实时能起到一个参考的作用。
2、从永胜公司年检报告上可以清楚的看出其投入的资金和购进的设备,其公司资产总额也在增长,这是客观事实,也就是说被告人李常某在其经营永胜公司期间每一笔花销,或者说每收一笔化肥预付款都是用在公司的经营,包括生产、技术、设备更新改造中,没有挥霍永胜公司的任何一点财产。
3、从案发到现在,我们可以从侦查机关的侦查卷宗里能够证明,李常某没有个人财产,包括房屋和存款,其早年在山西大同的房屋也全部卖掉用于永胜公司的生产经营。辩护人只所以这样说,是因为本案既然涉案金额这么大,两个罪名的涉案金额总计达到了近7300万元,被告人李常某如果有一点挥霍之念,也不至于名下连一点财产都没有,这一点也恳请贵法庭在定罪时能予以考虑。
4、最重要的一点是被告人李常某及其公司所收取化肥预付款、采购的焦炭款、很少的借款以及其他的材料款,能还的基本上都还了,正如辩护人会见被告人李常某和庭审时的供述,被告人李常某所说:只要技改完成,生产跟上,很快就会把这些欠的化肥和其他欠款还清。纵使如此,在多年的经营中,虽然他本人没有太多的盈利,但很多人也从永胜化肥公司赚取了应得的利润,依法上缴了税款,解决了当地一部分人员的就业问题,这不能不说是被告人李常某的奉献。
5、被告人李常某及其单位总资产达到1.1亿元,负债不到1亿元,资产大于债务,具有偿债的能力。
6、被告人李常某及其单位在与债务人业务往来中都是正常的购货供货而积累的债务,没有欺骗客户的行为。
7、被告人李常某及其单位自始至终都在积极的履行所欠的债务,从多年合作的伙伴以及不间断的还款和供货可以证明其一直在履行合同约定的义务。即使在永胜公司被执行后,也偿还了一部分人的债务。
8、有很大一部分客户的欠款,大额部分都偿还了,仅剩小额部分没有偿还,而且还是多年累计下来的,这也说明被告人及其单位没有非法占有的目的。
从以上几点可以看出,被告人李常某和永胜公司在主观上没非法占有的目的。
三、本案中有一个重要的事实需要贵法庭查明,即辩护人在会见被告人李常某时和刚才的庭审询问时,其提到永胜公司在2010年10月份被集宁区人民法院执行给乌兰察布市源恒小额贷款公司后(以下简称小额公司),该公司口头答应被告人李常某,帮助其分期分次偿还欠款。而事实上,这一点正是被告人李常某之所以公司被执行走后唯一感到安慰的事,从以下的几点也可以证明被告人李常某所述的真实的。   
1、公司被执行走后,根据被告人李常某陈述,小额公司先后偿还了四笔借款(1)察右前旗信用社贷款及利息人民币1090万元;(2)工资和保险人民币200万元;(3)源恒典当行的人民币70万元;(4)察右前旗栗永泉的人民币200万元。辩护人认为,这些证据需要进一步核实,如果小额公司在接管永胜公司后,确实偿还了以上的几笔贷款,就能证明一个事实,即,被告人李常某所述小额公司答应偿还全部借款及欠款的真实性,从这一点出发,被告人李常某本来就是职务行为,其所承担偿还欠款的义务从法律上也应当由接收后的公司继续承担偿还欠款的义务。
2、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司法》、《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的相关规定,公司的债务应当由公司承担,公司法定代表人的变更、股东的变更,不影响公司的债务承担,即使公司转让,如果转让双方有约定的按约定承担责任,没有约定的,也不影响债权人向任一公司主张权利。因此,本案中众多的受害人,应当依法向人民法院申请永胜公司偿还债务,如永胜公司无力偿还债务,债权人可以依法申请破产,从而获得救济,使自己的债权得以保护。
此外,根据本案中的一些资料显示,永胜公司现有的评估资产与其负债我们认为是有能力偿还债务的。辩护人认为被告人李常某在经营永胜公司期间所欠的债务与其公司的实际资产是成比例的,从这一点上也可以证明被告人李常某的行为不构成犯罪。
四、关于本案的涉案数额,起诉书上计算的数据不准确,对所有的款项不加区分,一概而论。其计算依据的标准是:只要和被告人李常某及其永胜公司有业务关系的,不管是何时的业务关系,或何年的欠款,均计算在涉案数额内,这是不符合客观事实的,由此而得出的数据不能作为人民法院定案的依据。
辩护人认为不管被告人李常某及永胜公司是否构成犯罪,对本案涉及的款项,包括化肥预付款、材料款、设备款及小部分借款均应以事实为依据,严格区分,坚持以下几个原则:
1、以拖欠化肥预付款的时间为计算数额的原则;
2、以业务合作时间长短为计算的原则;
3、以客户实际损失为计算的原则;
4、以是否实际扣除利息为计算的原则。
只有依据上述原则,得出的数据才是客观公正的数据,得出的数据才能严格区分罪与非罪。在此基础上,我们对起诉书指控的数据进行了比较,起诉书指控的数额明显不符合事实,体现在以下几点:1、起诉书把被告人李常某建厂初期欠的款项都计算在内,甚至几百元钱都加到里面,这是不正确的,应当考虑经济纠纷与犯罪的界限;2、起诉书中把与被告人李常某合作多年的业务关系欠下款项都认为是犯罪数额,这明显是不对的,也混淆了经济纠纷与犯罪之间的界限;3、起诉书中没有把被告人李常某在有化肥时供化肥,没有化肥时支付预付款的利息给减去,没有注意到客户的实际损失,实际上根据审计报告和被告人李常某的当庭供述,很多受害人都是把利息计算在欠款条里,而且数额巨大;4、起诉书中很多数额是把受害人报案的数据直接使用,或者仅依据被告人李常某出具的借据为凭证,还有的是以被告人李常某的口供为计算依据,没有认真的站在一个客观公正的角度,坚持以事实为依据的原则,体现的是重口供而轻事实的精神,这样容易导致错案。
总之,我们认为,不要因为企业经营亏损了,就不能有业务上的经济纠纷,就不能有欠款,有欠款就是犯罪,不能依据此来衡量被告人及其单位是否构成犯罪的标准。
因此,在分析了上述问题之后,辩护人认为,被告人李常某及永胜公司在正常的生产经营过程中而拖欠的货款,应属企业的正常经济纠纷,不构成犯罪。
综上,辩护人认为,被告人李常某及永胜公司在签订履行合同过
程中客观上没有虚构事实,隐瞒真相,主观上没有非法占有他人财产的目的,全部欠款均是用企业的生产经营,没有挥霍,事实上其经营的永胜公司实际资产大于其所欠下债务,至少是资产和债务是数额相当的,依法通过企业破产程序会让受害人得能受偿的。因此,被告人李常某及永胜公司所欠下的款项及发生的纠纷是正常的经济纠纷,不构成(单位)合同诈骗罪。
 
【集资诈骗罪】的辩护意见:
以下表格是辩护人将起诉书提到的26位受害人的姓名和在本案中的基本情况的统计:
1、乔戈扣
经营化肥,化肥没有时要利息
多年业务往来
518万
2、祁瑞林
借款,化肥厂车间付主任
2009年
43.5万
3、孙顺富
化肥包装生意,接化肥,没有要利息
2001年起就业务合作至今
19万
4、康三后
化肥生意
2005年起开始做,长期合作
10万
5、赵振江
据李常荣说借款已还清,其中,本金还了270万,利息还了94万元
 
18.45万
6、李爱莲
厂子职工,化肥预付款
2006年
1.17万
7、孙月清
化肥预付款
2007年
9.49万
8、李中清
不是李常荣借的款,是其三弟借的款,帐上体现的是借其三弟的钱。
 
137.3万
9、冯青
化肥款并取利息
2002年一直合作经营至今
6.8万
10、谭存义
化肥款要利息,取利息大约60万元左右
2002年始
49.374万,付息大于欠款
11、赵宝国
化肥款取利息,取利息大约30万元左右
2002年开始
26.49万,付息大于欠款
12、王世红
化肥款,并取利息,取利息大约143万元
2008年
190万,拿走利息大约150万元
13、张福军
化肥预付款
2009年
35万
14、白雪英
化肥款转利息
2006年
9.2116万
15、张成德
垫付资金推销化肥,取得利息30万元以上
2006年
20.3392万
16、王毛毛
化肥,每年拉化肥500-600吨,供应材料,配件
2002年
9.5万,另购买配件欠15.17万
17、冯巧云
化肥及装车,承包工程,厂职工李红旗的妻子
多年
6.07万,另欠工程款9.5万元
18、李杰
化肥预付款
2008年
33万元
19、李志荣
借款
2003年开始至今
11.875万
20、周鹏飞
供煤,付过3万
2008年
32.0061万
21、郭晓光
化肥预付款,取走5.8万利息
2006年
10万
22、李树军
借款
2006年的欠款
0.0147
23、杜雪青
借款
2009年
280.2万
24、魏海玲
借款
2009年
307.6万
25、梁胜军
借款,和任永明一起领走利息240万左右
2009年
150万
26、任永明
同上
2010年
100万
 
 
 
 
 
 
 
 
通过以上表格的分析,我们认为被告人李常某及其单位不构成集资诈骗罪。
一、被告人李常某及其单位在客观上没有使用诈骗的方法,没
有非法集资的行为。
1、本案中涉及的26名受害人均与被告人李常某及其单位有多年的业务关系,对被告人及其单位的客观生产经营状况是了解的和明知的,被告人及其单位没有虚构事实和隐瞒真相的行为。
2、被告人李常某及其单位的行为不是集资行为,绝大部分都是支付的化肥预付款,由于化肥预付款暂时拉不走化肥,被告人及单位支付了其部分利息,这种欠款或借款行为区别于集资诈骗罪非法集资行为。
集资诈骗罪中的非法集资,是指公司、企业、个人或其他组织未经批准。违反法律、法规,通过不正当的渠道,向社会公众或者集体募集资金的行为,是构成本罪的行为实质所在。但本案中被告人李常某及其单位不符合非法集资的犯罪特征,我们可以从司法实践中集资诈骗几种常见的客观行为进行分析:(1)集资后携带集资款潜逃的;(2)未将集资款按约定用途使用,而是擅自挥霍、滥用,致使集资款无法返还的;(3)使用集资款进行违法犯罪活动,致使集资款无法返还的;(4)向集资者允诺到期支付超过银行同期最高浮动利率十倍几十倍以上的高回报率的等等。这些行为,被告人李常某及其单位根本就不靠边,本案的被告人李常某及其单位一直在努力生产经营,并已尽最大努力的在偿还拖欠的化肥款及其他的欠款,并具备履行欠款的能力,这一点我们在合同诈骗罪中作了详述,在此不一一说明了。 
3、被告人李常某及其单位对所有的化肥预付款和一小部分借款支付的利息符合民间借贷的利息标准的,基本上都是稍高于法律规定的借款利息的标准,没有吹嘘夸大高额利息,欺骗任何当事人。
众所周知的浙江吴英案中,吴英承诺的月息就达到了15%-21%,折算成年息就更高了,我们在此举此例只是想说明,被告人李常某及其单位在客观上没有虚假的欺骗当事人,或以高息的方式骗取借款。
4、、被告人李常某及其单位实际资产大于其所负的债务,资债能相抵,能保障债权人的合法权益,也就是说被告人及其单位具备履行合同及债务的能力。
5、被告人李常某及其单位客观上也没有故意不履行债务的行为,包括没有故意将集资款挥霍、滥用,或者使用集资款进行违法犯罪活动。
7、其他客观方面的事实与合同诈骗罪方的意见相同,不一一阐述。
综上,被告人及其单位在客观方面不符合集资诈骗罪的特征。
二、被告人李常某及其单位在主观方面没有非法占有目的,体现
在以下几点:
1、被告人李常某及其单位对目前所欠的化肥预付款与一小部分借款在资金使用上完全是用于永胜化肥公司的生产经营、技术改造和设备更新,没有挥霍资金,没有改变资金用途。
2、从被告人李常某及其单位所欠债务,即获得涉案款项的方法上,没有夸大、吹嘘,空口承诺高息,也没有虚构事实和隐瞒真相,只是通过收取化肥预付款的方式,并由于暂时不能供货而使用了相关资金,其方法上可以体现没有非法占有的故意,即一定要获得相关钱款。
3、被告人李常某及其单位一直在不间断的还款,包括能供应化肥的供应化肥,不能供应化肥的给予利息,能还本金就还本金,其在履行还款的义务方面是有诚意的。
4、截止到2010年4月20日,被告人李常某及其单位还在生产化肥。被告人李常荣及其单位只所以没有还清全部债务,主要是由于技改完成后,永胜公司就被法院执行,导致继续生产被强行中断,而没有非法占有的目的。关于公司被执行及永胜公司的具体情况在合同诈骗罪里已作说明,在此也不多说了。
5、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非法集资刑事案件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四条规定:使用诈骗方法非法集资,具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可以认定为“以非法占有为目的”:(一)集资后不用于生产经营活动或者用于生产经营活动与筹集资金规模明显不成比例,致使集资款不能返还的;(二)肆意挥霍集资款,致使集资款不能返还的;(三)携带集资款逃匿的;(四)将集资款用于违法犯罪活动的;(五)抽逃、转移资金、隐匿财产,逃避返还资金的;(六)隐匿、销毁账目,或者搞假破产、假倒闭,逃避返还资金的;(七)拒不交代资金去向,逃避返还资金的;(八)其他可以认定非法占有目的的情形。
根据上述司法解释的规定,结合被告人李常某及其单位的现实状况,单位收取的每一笔化肥预付款,以及一小部分向个人的借款均用于单位的正常经营和技术设备更新改造,不具备不符合上述规定任一情形,不具备非法占有为目的。
三、如债务人认为债权人到期不能偿还债务,债务人可以依法向人民法院申请永胜公司破产,从破产财产中获得债务的法律保障。
四、在此我们要说明另外一个问题,起诉书中指控了两个罪名,但受害人的情况基本相同,绝大部分人都是与被告人及其单位有着多年业务关系的客户,我们不明白起诉书把117名受害人分为91名为合同诈骗罪的受害人,26名为集资诈骗罪的受害人,分开的依据是什么?标准是什么?有没有必要分开,仅仅是为为增加一个罪名吗?辩护人认为这种区分是没有任何依据的,没有任何意义。
综上,被告人李常某及其单位不构成(单位)集资诈骗罪,只是一般的经济纠纷,或民间借贷纠纷。
 
以上辩护意见,深望合议庭采纳。谢谢审判长,谢谢合议庭各位陪审员!
 
 
辩护人:北京市国汉律师事务所
                                  刘超律师 
                         2012年3月10日
 

您可能感兴趣的文章:
暂时没有内容
   
上一篇: 【解除房屋买卖合同纠纷案】代理词 下一篇: 【房屋买卖合同无效案】二审代理词
   
 

国汉简介 | 联系我们 | 招贤纳士 | 友情链接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建国路93号万达广场8号楼9层
联系电话:010-58203552  传真:010-58203582
版权所有:北京市国汉律师事务所   京ICP备1605772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