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 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更多>>
我所律师成功帮助当事人代理【确认合同无效】一案!  我所律师成功帮助当事人...
我所成功帮助当事人代理【消除危险】一案!  我所成功帮助当事人代理...
我所律师成功为当事人代理【房屋买卖合同纠纷】一案!  我所律师成功为当事人代...
我所律师成功为当事人代理案件,得到当事人好评!获此锦旗一面。  我所律师成功为当事人代...
我所律师成功为当事人代理建筑工程合同纠纷,追回直接经济损失60余万元!  我所律师成功为当事人代...
 
法 律 顾 问
合 同 纠 纷
婚 姻 继 承
刑 事 辩 护
公 司 法 律
经 济 仲 裁
房地产业务
建 筑 工 程
金 融 证 券
民 事 讼 诉
劳动合同纠纷
医 疗 事 故
交 通 事 故
知 识 产 权
土 地 征 收
强 制 执 行
更多>>
 
  你现在的位置:国汉律师事务所 >> 成功案例
   
 
 

刘超刘昭彦律师代理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一案二审,成功撤销原判决

 

                                                 海南省第二中级人民法院
                                                        民事判决书
                                                                                      ( 2012)海南二中民终字第648号
    上诉人(原审被告)中铁某有限公司,住所地山西省太原市X区X北路X号。
    法定代表人杨某,董事长。
    委托代理人刘超北京市国汉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代理人刘昭彦北京市国汉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刘某,男,汉族,195 3年X月X日出生,现住海南省三亚市X路五巷X号,身份证号码略。
    委托代理人夏某,海南XX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代理人孙某,海南XX律师事务所律师。
  .上诉人中铁某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某公司)因与被上诉人刘某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一案,不服海南省乐东黎族自治县人民法院( 2011)乐民初字第346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受理本案后依法组成合议庭,于2 012年11月23日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上诉人某公司委托代理人刘超、刘昭彦,被上诉人刘某及其委托代理人夏某、孙某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一审法院审理查明,某公司隶属中铁十七局,该公司与刘某多年来一直有合作关系。中铁十七局中标中国人民解放军91822部队6407洞库工程后,某公司将工程安排给刘某施工,刘某又将该工程分包给多个施工队施工。某公司与刘某口头约定:某公司将乐东6407洞库工程分包给刘某施工,施工地点位于乐东黎族自治县境内,按定额结算工程款。刘某于2006年3月开始对分包工程进行施工,施工工程分别为:1#、2#洞库工程、通道、工作房建筑、油漆等。核算单位为某公司6407项目部,该项目部财务会计科目记载,其制作的<转账凭证》显示:某公司于2 006年4月30日转账给刘某预付工程材料费合计197179. 90元;于2006年5月2 3日转账给刘某预付工程材料费合计397398. 80元;于2006年7月8日转账给刘某预付工程材料费合计1118 08.90元;于2006年8月30日转账给刘某预付工程材料费合计819 05.2 0元和110623. 80元;于2006年9月9日转账给刘培兴预付工程材料费合计43645. 67元;于2 006年1 0月27日转账给刘某预付工程材料费合计88501. 90元;于2 006年11月22日转账给刘某预付工程材料费合i1--373458. 08元;于2 006年12月1日转账给刘某预付工程材料费合计-149.15元;于2006年12月31日转账给刘某预付工程材料费合计350002. 80元。某公司实际已支付材料费合计1007459. 74元。刘某施工期间,已从某公司领取工程款2541 795元。刘某于2006年12月底施工完毕退场。刘某与某公司共计有三次验工计价:刘某与某公司在编制时间为2 008年9月27日的乐东6407洞库工程Ⅸ验工计价支付表》(末次结算计价)上签名,该次结算金额为2541 798元。刘某与某公司在编制时间为20094F4月的某公司《海南三亚项目验工计价表》乐东工地(末次计价)上签名,签署时间为2009年4月4日,刘某在该计价表上写明:所有结算没有遗留问题,但负责质量缺陷维修责任。某公司质检工程师意见:质量满足要求。某公司计划部意见:该队累计完成产值26421 95元。总工程师及项目部经理意见:同意计价。本次计价金额1 00397元,开累计价金额2642195元。刘某与某公司在编制时间为2 010年3月12日的乐东6407洞库工程《验工计价支付表》(末次结算计价)上签名,本期金额1 3万元,上期金额2642195元,累计金额2 7721 95元。因刘某与某公司应按4何年度的定额标准计算工程款没有达成一致意见,刘某主张按照2 005午定额标准计算工程款,但某公司主张按照2001年定额标准计算工程款。刘某与某公司于2010年7月11日就结算问题召开会议并形成<中铁十七局集团与三亚项目刘某工队会谈纪要》,双方就房建定额问题、涂料问题、管道运输问题、局指的临时房建工程计价问题没有达成一致意见,因此至今未办理最终结算。另查明,某公司承建并分包给刘某施工的乐东6407洞库工程于2006年1 2月20日竣工并交付使用。中国人民解放军91822部队与某公司在2 007年4月办理了工程结算,工程结算总造价为35882401. 41元(某公司施工只是其中的一部分)。
    再查明,海南省第二中级人民法院委托海南中明智工程造价咨询有限公司,对刘某在乐东6407工程的1#、2#洞库工程、通道、工作房建筑、油漆以及增加变更工程量部分的工程款进行鉴定,海南中明智工程造价咨询有限公司作出的<司法鉴定技术报告》,按照2005年适用的建筑定额进行鉴定的金额为5284306. 03元,单列费用:工程按该部分工程的人工费增加40%列入综合单价,费用为348451. 86元,以上两项相加为5632757. 89元。
    刘某因本案纠纷诉至法院,请求判令:1、某公司向刘某支付乐东6407工程房建工程款3088044.6元(准确数额以总承包方与建设方的结算或以鉴定结论为准)、利息825518. 82元(利息从2007年1月1日工程交付之日按中国人民银行发布的同期贷款利率暂计算至起诉之日,余后利息应计至实际付款之日);2、诉讼费白某公司承担。一审法院认为,某公司将其承建的中国人民解放军91 822部队乐东6407洞库工程分包给刘某施工,刘某从某公司处已领取工程款2541 795元,刘某与某公司至今存在建设工程转包合同关系。本案争议的焦点是刘某与某公司于2010年3月12日的第三次《验工计价支付表》是否为最终结算工程款的问题。
    一、刘某与某公司于2010年3月12日的第三次《验工计价支付表》并非为最终结算工程款。某公司提供的三份书证《验工计价支付表》,证明刘某与某公司共计有三次验工计价结算,第三次结算时间为2010年3月12日,三次《验工计价支付表》均标明为末次结算计价。根据刘某提供的双方于2010年7月11日就结算问题召开会议并形成《中铁十七局集团与三亚项目刘某工队会谈纪要》,刘某与某公司对工程款是否最终结算的同一事实,分别举出相反的证据,结合本案刘某提供的书证《中铁十七局集团与三亚项目刘某工队会谈纪要》证明的在三次验工计价之后,刘某与某公司曾就结算的定额问题双方有分歧并因此召开会议,判断刘某提供证据的证明力明显大于某公司提供证据的证明力,可以认定乐东6407洞库工程没有最终结算。某公司以双方已有验收计价表明确结算金额,工程已验收结算为由提出抗辩,证据不足,不予采纳。
    二、工程款应当以司法鉴定结果确认为最终结算价款。一审中,某公司坚持与刘某工程款经过三次结算巳完毕,不存在重新结算问题,并说明其与建设方的结算材料已由建设方结算后收回,某公司无法提供与建设方结算材料。刘某申请工程造价司法鉴定,鉴定的项目为刘某在乐东6407工程的l#、2#洞库工程、通道、工作房建筑、油漆以及增加变更工程量部分的工程款,工程造价鉴定结论:按照2005年适用的建筑定额进行鉴定的金额为5284306. 03元。单列费用:工程按该部分工程的人工费增加40%列入综合单价,费用为348451. 86元。以上两项相加刘某施工的乐东6407洞库工程款为5632757. 89元。除去某公司已经支付给刘某的工程款2541 795元,尚有工程款3090962. 89元应当支付给刘某。因此,某公司反驳刘某诉讼请求所依据的事实有责任提供证据加以证明,某公司的证据不足以证明其事实主张,由负有举证责任的某公司承担不利后果。
    三、某公司应对欠付工程款承担拖欠期间的利息。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案件适用法律问题的解释》第十七条:“当事人对欠付工程价款利息计付标准有约定的,按照约定处理;没有约定的,按照中国人民银行发布的同期同类贷款利率计息。”的规定,本案中,刘某与某公司对欠付工程款利息计付标准没有约定,应按照中国人民银行发布的同期同类贷款利率计息。利息从应付工程款之日计付。刘某与某公司对付款时间汝有约定,乐东6407洞库工程已于2006年1 2月20日竣工并交付使用,应付款时间为交付之日,即利息自2006年1 2月21日起计算。鉴于刘某诉求工程款利息从2007年1月1日计算,予以照准,故某公司对欠付刘某工程款利息应从2007年1月1日起计至付清全部工程款之日止。
    综上,一审法院依照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案件适用法律问题的解释》第十七条、第十八条第(一)项,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二条、第七十一条、第七十三条、第七十五条之规定,判决:中铁某有限公司应于判决生效之日起30日内一次性支付给刘某建设工程施工合同工程款3090962. 89元及利息(利息按照中国人民银行发布的同期同类贷款利率计算,从2007年1月1日起计算至付清全部工程价款为止)。如未按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的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二十九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案件受理费381 08元、鉴定费168000元,由某公司负担。
    上诉人某公司不服一审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称,一、刘某从2 001年起开始在上诉人承建的海南三亚项目承揽部分军事工程。因军事工程的特殊性,刘某只负责施工劳务,工程所需钢材、水泥以及大型施工机械、脚手架等均由上诉人提供,刘某对整个工程进行全面管理。2006年3月,刘某承包乐东6407洞库工程、通道、工作房建筑、油漆等部分工程,因双方在三亚亚龙湾地区有同样惶质的工程施工合同,所以本案涉案工程没有签订书面合同。施工开始后,上诉人根据工程进度陆续对刘某拨付施工材料和支付施工工人的工资。2006年底刘某所施工的工程完工,双方开始对施工的工程量和工程款进行核实、结算,并于2008年9月27日完成验工计价,总计工程款2541 798元。后因乐东6407洞库工程存在涂料返工和排水沟及口部墙工程,2009年4月又进行了补充验工计价,增加工程款1 00397元,后又因刘某进行了场地清理工作,2 01 0年3月又进行了一次补充验工计价,增加包干工程款金额1 30000元。经过结算和补充验工计价,双方对工程数量和价格用书面形式予以确认,不应该再有任何纠纷。但刘某及另外几名施工队负责人以工程亏损为由,多次找建设方要求增加工程款并对建设方实施威胁,建设方在迫于无奈之下要求上诉人出面负责协商处理。故2010年1 2月,刘某与其他施工队(均为个人)到太原上诉人所在单位对亚龙湾工地以及乐东6407洞库工程的工程量、工程价款、已领取款项重新核实,刘某均承诺没有问题,201 0年12月24日刘某本人还专门出具了海南三亚决算承诺书,该承诺书第3条写明“本人郑重承诺,在中铁十七局海南三亚项目所施工的一切工程,至此结算全部完成。”刘某若对该结算存在异议,不可能出具这样的承诺书。二、一审判决认定事实错误。(一)一审推定刘某单方编制的《2005年海南省建筑工程造价计算表》记载的工程量和工程款成立错误。对于任何一项工程,工程量必须由双方签字确认,并菲可以推定,而且双方的结算和三次验工计价对于刘某的施工工程量和工程价款有清楚地记载,一审法院撇开双方签字认可的数据,采纳单方编制的数据,是错误的。(二)一审对于存在明显错误的海南省中明智工程造价咨询有限公司的( 2012)中明智价鉴字第1 2026号工程造价鉴定报告全部呆信,是典型的“葫芦僧判断葫芦案”。在开庭审理时,上诉人专门就本案鉴定报告的错误向一审法院提供了书面意见,而一审法院对这些错误置之不理,仅以上诉人“未提供证据”为由驳回上诉人的主张。一审法院的做法违背了“以事实为根据”的司法原则。同时,上诉人提出双方当事人已经有了结算和补充验工计价,并且都签字认可,属于双方的结算依据,因此本案不应当再通过司法鉴定的方法为被上诉人提供证据,一审法院对于上诉人的上述主张也没有予以合理解释。(三)一审对于上诉人未提供与工程建设方的结算资料,进而认定上诉人故意不提供并承担相应的法律责任,属于枉法判断。第一,军事工程属于绝密工程,不能对外泄露数据,在双方结算之后部队已将所有材料收回。上诉人多次找部队要求提供结算资料应诉,部队说明涉密,不予提供。况且,一审法院也到部队调取过这个证据,部队没有提供,说明此工程确实涉密。第二,上述结算是上诉人与建设方的结算数据,在6407洞库同时施工的有十几个工队,各个施工队交叉施工,同样的工程会有多个工队施工,不可能单独反映出刘某的工程量,对于案件审理没有实质性意义。(四)一审法院以201 0年7月11日《会议纪要》的时间在后,201 0年3月12日<脸工计价支付表》等三次结算计价的时间在前,认为双方没有进行结算,不符合事实,法庭调查显示,工程结束的时间是2006年年底,三次结算的验工计价分别是2008年9月、2009年4月、2 01 0年3月,三次计价都是工程结束之后的结算计价,一审法院却认为是“根据工程进度的分段暂计价”。让人感到无法理解。更为关键的是,一审法院对于上诉人在法院开庭审理时提供的201 0年1 2月24日刘某亲笔签名的承诺书只字不提,该时间是在201 0年7月之后。三、一审判决适用法律错误。(一)《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59条规定,鉴定人应当出庭接受当事人质询。即使有特殊原因无法出庭,也需书面答复当事人的质询,一审法院审理的程序明显错误,直接采纳鉴定报告,进而作出错误的判决。(二)关于当事人双方签字认可办理的结算及补充Ⅸ验工计价表>属于什么样的法律属性,一审法院只字未提,上诉人在法庭上反复强调因为没有合同,结合本案属于个人以施工队的形式分包工程劳务的特点,结算及补充验工计价表应属于双方对于工程量和工程价的确认,而且,都是在工程竣工之后,对于它的法律属性就是双方当事人的合意,属于合同履行的主要证据,一审法院没有适用合同法的相关规定,明显的适用法律错误。而会议纪要只是属于双方当事人会谈的记录,内容上没有任何合意可言,仅是双方各陈己见的记录j不能做定案的依据。(三)法院超出当事人的诉讼请求径行判决超出诉讼标的额的给付数额,亦系适用法律错误。刘某在起诉书中请求支付房建工程款,一审法院剡决的是施工合同工程款;刘某的诉讼标的额为3058044.6元,一审判决的是3090962. 89元。根据民事诉讼法规定,当事人增加诉讼请求应当提出申请,缴纳诉讼费用,并通知对方当事人,一审法院没有依法审理。综上,请求:1、撤销海南省乐东黎族自治县人民法院( 2011)乐民初字第346号民事判决;2、依法改判上诉人在乐东6407洞库工程的欠款金额为230397元;3、驳回被上诉人关于欠款利息的诉讼请求;4、一、二审诉讼费用以及鉴定费用由被上诉人承担。
    被上诉人刘某答辩称,一、答辩人与被答辩人之间对于乐东6407洞库工程,从来没有一份双方一致认可的结算书,验工计价表不是结算书,是支付进度款的依据。2006年12月,答辩人完成工程施工退场后,就一直向被答辩人要求结算并追要工程款。2007年至2010年期间,答辩人曾多次往返于三亚至山西太原的追款途中。由于双方对该工程的房建、涂料等单价争议颇大,多次在山西商谈时都未能形成一致意见。2008年9月,答辩人到山西追讨工程款时,被答辩人拿出第一份格式的《验工计价支付表》给答辩人对照工程量。对此,答辩人提出只认可表中的工程,但验工单价应当按照2 005年的定额来结算,且尚有未列的工程也应当一并列出。后被答辩人提出,既然认可工程就请答辩人在“验工计价支付表》上签名。答辩人签名后被答辩人便收回其Ⅸ验工计价支付表》。至2009年4月,答辩人到山西追讨工程款时,被答辩人又拿出一份格式的Ⅸ海南三亚项目验工计价表》与答辩人对照新列的工程量,对此表,答辩人同样对工程无异议,但对于验工单价不予认可,同时提出尚有未列的工程量,并要求按定额计算。被答辩人同样要求答辩人在Ⅸ海南三亚项目验工计价表》签名确认这部分工程量后便收回其表。2 010年3月,答辩人再次向被答辩人追讨工程款时,被答辩人同样又拿出一份格式的Ⅸ验工计价支付表》与答辩人确认新列的工程量。答辩人同样只认可工程,但不认可被答辩人的验工单价。以上事实可见,答辩人每次向被答辩人追讨工程款时,被答辩人都拿出一份格式的Ⅸ验工计价支付表》与答辩人商谈增加部分的工程量问题,却从不愿与答辩人按照海南2 005年定额去结算工程款。至2010年7月11日,在答辩人的强烈请求下,被答辩人才组织一次会议来处理该工程的结算问题。在会议中,答辩人提出了几个要求,但双方最终也没有达成结算意见。根据以上客观事实,可见乐东6407洞库工程完工后,双方之间的工程结算问题一直未结算完毕。需要特别指出的是:懂工程常识的人都知道验工计价表是支付工程进度款的依据,不是结算书。被答辩人将验工计价表说成是结算书没有任何依据。二、一审法院审理此案适用法律正确,程序合法。(一)鉴于答辩人与被答辩人之间没有就乐东6407洞库工程签订建设工程施工合同,且双方对该工程的结算一直未能达成一致协议,一审法院根据答辩人的申请,依法委托工程造价鉴定符合法律程序。(二)被答辩人作为工程总承包方与建设方结算完毕后,便取走所有的结算材料。在一审中,被答辩人拒绝向法院提供结算工程量的材料及结算数据。在答辩入已没有举证能力的情形下,鉴定机构根据答辩人提供的《2005海南省建筑工程照价计算表》、《建设工程预(结)算书》、《转账凭证》、施工图纸等材料,作出了公正、合理、客观的鉴定报告,若被答辩人对工程量或者工程造价有异议,就应当提供其与业主单位的结算书来反证。(三)被答辩人称一审法院超出答辩人的诉讼请求作出判决,被答辩人根本就没有看清答辩人的诉讼请求。答辩人请求人民法院判令被答辩人向答辩人支付3088044.6元工程款的同时,已经在该请求中注明:准确数额以总承包方与建设方的结算或以鉴定结论为准。一审法院根据鉴定结论作出判决完全符合当事人的诉讼请求。综上,答辩人与被答辩人之间始终没有对乐东6407洞库工程进行结算。被答辩人自行制作的3份格式Ⅸ验工计价支付表》并不是结算书,更不是双方协商一致的结算协议,仅可算是3份双方一直存在较大争议的工程验工计价表,属于验工单位暂计价,是确认支付进度款的依据。且被答辩人又在上面自己添加了“所有结算没有遗留问题”等字语,已属伪造证据材料。所以,一审法院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审理程序合法,请求二审法院维持原判。
    二审中双方当事人没有提交新证据。上诉人某公司对一审判决书中认定的关于“刘某与中铁十七局某公司于201 0年7月11日就结算问题召开会议并形成<中铁十七局集团与三亚项目刘某工队会谈纪要》,双方就房建定额问题、涂料问题、管道运输问题、局指昀临时房建工程计价问题没有达成一致意见,因此至今未办理最终结算”的事实提出异议。经审查,《中铁十七局集团与三亚项目刘某工队会谈纪要》中没有涉及双方是否已办理最终结算的文字记录。被上诉人刘某对一审判决书中认定的事实无异议。对一审判决书中双方无异议的事实部分,本院予以确认。
    二审另查明,1、编制时间为2008年9月27日的乐东6407洞库工程《验工计价支付表》(未次结算计价)上由刘某与某公司负责人签名,工程款的表述形式为“结算金额:2541798元”。结算金额的依据是由刘某签名的2 006年1 0月7日的《验工计价支付表>,该表中具体列明了刘某承包乐东工程的工程项目或费用名称、单价、数量、金额等。2009年4月份的《海南三亚项目验工计价表》(乐东工地)中工程款的表述形式为“本次计价金额:100397元”,该工程款的性质是对乐东工程涂料返工$F等项目的补充计价。编制时间为2 01 0年3月12日的乐东6407洞库工程<验工计价支付表》中工程款的表述形式为“本期金额:130000元”,本次工程款的性质是“开挖清理现场包干费”。2、海南中明智工程造价咨询有限公司作出的《司法鉴定技术报告》,在“工程造价鉴定分析过程”中陈述:  “本次鉴定依据当事人‘刘某’提供的鉴定资料计算,缺乏工程竣工图及相关施工组织设计方案、隐蔽工程验收记录、工程变夏设计图及现场签证等结算必备资料,以上因素均影响到鉴定结果的不确定性。”
    本案二审争议的焦点是刘某与某公司是否已经对工程款进行了结算,双方争议的工程款数额应当是多少。
    本院认为,刘某与某公司双方已对刘某所承包工程进行了最终结算。某公司承建的解放军某部乐东6407洞库工程,在承建该工程的过程中,将土建、油漆等工程分包给刘某施工,刘某于2 006年3月开始对分包工程进行施工,于2006年12月底施工完毕退场。某公司与刘某没有就本次工程的分包签订书面协议。双方对已完成的工程量没有异议,某公司认为工程已结算完毕,刘某认为工程未结算,并认为应当按照海南省2005年度工程定额标准计算工程款。编制时间为2008年9月27日,并由刘某与某公司双方签名的Ⅸ验工计价支付表》,该表中工程款的表述形式为“结算金额:2541798元”,该结算金额是依据刘某本人签名确认的由其承建的乐东工程的工程项目或费用名称,以及单价、数量、金额等计算出来的。刘某认为,验工计价表是支付工程进度款的依据,不是结算书,与事实不符。因为,刘某承包的工程于2006年底已经施工完毕并完成交付,不可能在2008年9月27日双方还编制支付工程进度款的“计价表”。签署时间为2 009年4月4日的《验工计价支付表》,并不是双方对刘某承包工程的再结算,只是对刘某系包的乐东工程涂料返工费等项目的补充计价。刘某在该份《验工计价支付表》上写明:所有结算没有遗留问题,但负责质量缺陷维修责任。刘某在一审第一次开庭时没有否认上述内容为自己所写,只是认为是对工程质量的说明,在一审第二次开庭时否认上述文字为自己所写,但承认该段文字后的签名为自己所签,因此,可以认定该段文字是其真实的意思表示。至于编制时间为2010年3月1 2日的乐东6407洞库工程《验工计价支付表》中的工程款1 30000元,是工程完工后对清理现场另行计算的包干费用。可见,刘某承包的工程在2008年9月27日已经进行了结算,2009年4月4日和2010年3月1 2日双方签名确认的工程款,是对已完工程涂料返工费等项的补充计价和清理工程现场另外形成的费用。
    刘某对双方认可的工程量并无异议,只是认为取费标准低了,应当按照海南省2005年度工程定额取费标准计算工程款。根据Ⅸ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适用法律问题的解释》第十六条:“当事人对建设工程计价标准或者计价方法有约定的,按照约定结算工程价款。”的规定,国家颁布的工程定额年度取费标准为任意性规范,与当事人约定不一致的,按合同约定为准。刘某与某公司双方对工程的取费标准没有签订书面协议,但双方对工程结算计价所依据的工程项目或费用名称、单价、数量、金额等事项由刘某签名确认,某公司对上述结算依据没有异议,因此,三份《验工计价支付表》对双方有绚束力。且刘某承包的工程在2006年底已峻工交付,除3份验工计价表外,刘某也没有提供其还向某公司提交了其它峻工结算文件,要求某公司与其进行结算的证据。因此,刘某认为双方没有对工程进行结算,并要求按照海南省2 005年度工程定额取费标准计算工程款的主张,没有事实依据和法律依据,本院不予支持。另外,刘某以2010年7月11日的《中铁十七局集团与三亚项目刘某工队会谈纪要》佐证其与某公司没有对工程款进行结算。但从该《纪要》的内容看,是刘培兴对“三亚项目”有关问题的反映,并不是双方就“乐东工程”是否已经结算和如何进行结算所达成的协议,该《纪要》不足以否定双方已对“乐东工程”进行结算的事实。因此,刘某在双方已对工程款进行结算的情况下,再行申请对工程造价进行鉴定,没有法律依据。并且,海南中明智工程造价咨询有限公司作出的《司法鉴定技术报告》中陈述:“本次鉴定依据当事人‘刘某’提供的鉴定资料计算,缺乏工程竣工图及相关施工组织设计方案、隐蔽工程验收记录、工程变更设计图及现场签证等结算必备资料,以上因素均影响到鉴定结果的不确定性。”因此,一审依据该“司法鉴定技术报告》的结论,判决某公司支付刘某工程款3090962. 89元及利息不当,本院予以纠正。根据刘某与某公司三次验工计价后累计金额为2 7721 95元。双方承认已支付工程款2 541 79 5无。中铁十七局某公司尚欠刘某工程款:2772195元- 2541795元=230400元,某公司对上述所欠工程款应予以支付。刘某与某公司对付款时间没有约定,乐东6407洞库工程巳于2006年1 2月20日竣工并交付使用,刘某要求从2007年1月1日计算工程款利息,于法有据,本院予以支持。某公司对其所欠工程款2 30400元,自2007午1月1日起按中国人民银行发布的同期同类贷款利率计付利息至还清款项之日止。
    综上,一审判决认定事实不清,适用法律错误,本院予以纠正。依照《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适用法律问题的解释》第十六条第一款、第十七条、第十八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二)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撤销海南省乐东黎族自治县人民法院( 2011)乐民初字第346号民事判决。
    二、中铁某有限公司自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五日内向刘某支付工程款2 30400元及利息(利息按照中国人民银行发布的同期同类贷款利率计算,从2007年1月1日起计算至付清工程款之日止)。
    三、驳回刘某的其它诉讼请求。
    如果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的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一审案件受理费381 08元、二审案件受理费38108元,由中铁某有限公司负担7600元,由刘某负担68616元,鉴定费168000元,由刘某负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判长        徐忠贵
                                                                                                    审判员        张成信
                                                                                                    代理审判员  沈美萍
                                                                                                     二o-三年三月十五日
                                                                                                     书记员        曾煜华

本案代理词:中铁某公司【建设工程纠纷案二审代理词】-涉案金额人民币400余万元

 

您可能感兴趣的文章:
   
上一篇: 代理股权转让纠纷一案,在本所律师努力下,调解结案 下一篇: 刘超律师代理离婚后财产纠纷一案二审,成功驳回对方上诉
   
 

国汉简介 | 联系我们 | 招贤纳士 | 友情链接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建国路93号万达广场8号楼9层
联系电话:010-58203552  传真:010-58203582
版权所有:北京市国汉律师事务所   京ICP备16057729号-1